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13章 温暖把帝爵豪告了

字体:16+-

第13章 温暖把帝爵豪告了(1/3)

温暖把帝爵豪告了!

在离婚当天,温暖把她的豪门前夫告上了法庭,罪名是,帝爵豪在离婚后,不顾她的个人意愿,把她强了!

大幅标题下面,是一张巨幅照片,两人的姿势亲密至极,除了身体****打满了马赛克之外,两人的面部表情却是相当的清晰。温暖隐忍痛苦的皱眉,帝爵豪则是满眼狠一叁七厉,一副掠夺者的模样。

这张照片,颠覆了础市很多少女们心目中的帝少形象,多少人芳心碎了一地。

再后面,是一张温暖诉讼帝爵豪的诉状截图。

有图有真相,让人不相信都不行。

昨天领离婚证,帝家开了现场新闻发布会,虽然那些记者们都收了帝家的重金,发表的全是攻击温暖的言辞,一个劲儿的为帝家洗白撇清,但是今天这事儿一出,帝家刚刚上升一点点的风评,又一路下滑。

更有拿钱不办事的记者倒戈,揭露在民政局门口,疯狂的帝爵豪差点开着豪车把他们撞死了,最后硬把温暖拽上车,一路狂飙离去,那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!

温暖这则消息,是掐着半夜叁点钟发的。等到清早帝家人知道时,那些声讨帝家的声音,已经霸屏。舆论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,眼看着短短的几小时时间网上便被刷屏,纵使一手遮天的帝家也堵不住众人悠悠之口,风评再次下跌到了底线,帝家股市也出现了波动。

帝老爷子气得一拐杖敲在帝爵豪的背上,当场气得晕厥过去。

帝爵豪生生受了老爷子一拐杖,高大颀长的脊背挺得笔直,深邃的面容像是罩了一层寒霜,紧捏的拳头上,青筋暴跳。

他是真的没有想到,温暖竟然会来如此狠厉的一招!

负责代理帝爵豪离婚手续的律师当场下课,帝家将帝氏律师团队里最得力的金牌律师从国外紧急召回。

风评下滑是大事儿,帝爵豪成了被告更是大事儿!

一旦罪名坐实,帝家就完了!

虽然帝家有很多的手段去撇清,但是毕竟有舆论大众盯着,帝爵豪想要不沾丁点儿腥气的全身而退,恐怕不那么容易。

老爷子这次派出的金牌律师正好姓金。金律师给温暖打了无数个电话,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无奈之下,他只好查到方雨住的公寓地址,亲自登门拜访。

“笃笃……”

“谁呀?”开门的是方雨,隔着木门外的防盗门问,语气并不友善。

金律师连忙堆起满脸的笑容:“鄙人姓金,帝家律师团首席,请问温暖小姐在吗?”

方雨眼一翻,“你才小姐呢!你全家都是小姐!”

金律师脸一白。

就凭这句话,他就可以给这个无知狂妄的女人安上无数条罪名,但是现在,他必须忍!

不到一秒,金律师再次堆起笑脸,“请问,温暖女士在吗?”

方雨玩着手机,眼皮都没有撩一下,语气淡淡的:“在睡觉呢!”

金律师无语望天,都中午了还舍不得醒?

“我找温暖女士有很重要的事情,麻烦你叫醒

一下她,好吗?”

“不好!”

“那我进去等行不行?”

“不行!”

面对油盐不进的方雨,巧舌如簧的金律师也没辙了。

方雨“砰”一声关上门,剩下金律师呆呆的站在门口,跟个门岗似的。

人家不让见,他就只有乖乖的等着。

说服温暖撤诉,这是临走时老爷子交代的死命令,别说是等,哪怕是在温暖面前趴成狗,他也必须做到!

门内,方雨一关上门便扑过去抱住温暖,将刚刚帝家律师吃瘪的表情学说了一遍,惹得温暖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
笑完,方雨朝着温暖的脸蛋隔空吧唧了一口,“妞儿,真有你的!帝家人不是仗着有几个臭钱,鼻孔朝天,拽得二五八万的么?就是要这么收拾他们!”

温暖符合着方雨,笑得没心没肺,将眼底潜藏的伤痛,通通都掩盖了下去。

昨天整理好后,她便去递交了诉状,然后掐着凌晨叁点,发了劲爆头条,然后关机、断网,一觉睡到自然醒,任凭外面闹得天翻地覆,她自个儿清清静静的躲在方雨的公寓里,整理着自己要出行的衣物,最后开开心心的玩游戏。

帝家人,此刻肯定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。

帝家会派律师来交涉,在温暖的意料之中。但是,她就是要把他晾着,就是要让帝家人着急上火。

帝老爷子为人火爆,帝爵豪肯定没好果子吃!

一想到帝爵豪的惨状,温暖心底顿时一阵暗爽,连带着在游戏里也杀得酣畅淋漓。

金律师等在方雨的门外,心底着急得像是烧着一团火。要知道,每多耽搁一分钟,帝家的股市就会缩水好几千万,虽然帝家不至于为此一蹶不振,可是要再这么拖延下去,等他说服温暖也没什么意义了。

他这个律师团首席,也该拎包走人了!

金律师想要敲门催促一下,好几处走到门边,举起手又放下。

之前那个丫头不好说话,要是惹恼了前少夫人,可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了。人家连帝少爷都敢明目张胆的摆一道,还会怕他一个小律师?

金律师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,眼看着已经时近黄昏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抬手敲门。这温暖女士再能睡,这会儿也总该醒了吧?

开门的仍然是方雨,不过这次她倒是没有为难金律师,而是直接把外面的防盗门都打开,往旁边一让,“进来吧!”

“谢谢!谢谢啊!”金律师感激的朝着方雨连连鞠躬,作为帝氏有头有脸的人物,除了帝氏的老爷和少爷,他第一次在人前这么卑躬屈膝。

方雨撇撇嘴,撞上门,率先走了进去。

金律师亦步亦趋的跟在方雨身后,一进客厅,便看见温暖抱着个平板,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玩游戏。温暖大概是队长,带着个耳机,一边杀敌一边指挥,忙得不亦乐乎。

金律师不敢打扰,就那么在旁边规规矩矩的站着。

这一等,又是大半个小时。

直到温暖玩得累了,摘下耳机,金律师才连

忙趋身上前,朝着温暖俯身一礼,恭恭敬敬的喊:“少夫人!”

温暖冷冷的睨了金律师一眼,“回去让帝家派个清醒点儿的过来!”

金律师连忙作势给了自己一耳光,马上又再弯腰道歉:“对不起,温小姐,刚刚是我口误,我该死!还请看在我们这些下属难做的份上,体谅一下!”

温暖轻哼一声,倒也没有再坚持。

金律师暗暗擦汗,自己一不小心差点儿又做错事儿了!平常的豪门女人被离婚之后,不是舍不得那个头衔的吗?想不到自己装糊涂的一声“少夫人”,非但没有讨巧,反而差点儿被赶出去,看来这位温暖小姐还真是跟寻常女人不同,幸好!

金律师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,带着些公式化的开口:“温小姐,我今天来,是代表帝家,想要就您状告帝少一案商讨一下,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解决方法,毕竟,您跟帝少好歹夫妻一场,俗话说,一日夫妻百日恩嘛!”

好一个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!

温暖粉脸上覆上一层寒冰,声音冷冽的:“没什么好商量的,回去告诉帝家,要想让我撤诉也可以,帝家百分之十的股份!”

百分之十!

好大的口气!

金律师又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试探着问:“这个比例,可不可以再商量?”

“可以!”温暖嫣然一笑,“就高不就低,反正底线就这儿了,你回去商量吧!”

金律师眼看着要被扫地出门,顿时慌了。他发现自己在这个冷静淡漠的年轻女人面前,平常在法庭上****的那一套,完全施展不开。

金律师朝着温暖俯身,“对不起,我失陪一下!”

温暖手一伸:“请便!”

金律师踱步到阳台上,马上给帝老爷子打电话,毫无疑问的,挨了一顿狗血喷头的痛骂。尤其是听说温暖要帝氏百分之十的股份,老爷子气得当场就摔了一个自己最心爱的古董花瓶。

金律师返回客厅,脚步有些沉重,他没敢把老爷子骂的那些难听的话说出来,只满脸愧色的说道:“对不起,温小姐,关于这个股份的事情,董事长那边不答应,你看可不可以换成别的要求?”

温暖浅浅一笑,“那就让他儿子等着坐牢吧!”

金律师见求了半天,软的不行,态度便转为强硬,语气也冷**许多:“温小姐,何必太贪心?我劝你还是叁思而行,以帝家的权势地位,这场官司你不一定能赢,何必非得撕得鱼死网破呢?做人总得要学会给自己留条后路。”

“他帝家给我留后路了吗?”温暖的笑容里有几分凄凉,淡淡的看向金律师,“我太贪心了吗?这百分之十的股份,是老爷子当初当众许给我的聘礼,而今却要将我净身出户,你说,我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,有错吗?”

金律师动了动唇角,竟然答不上话。

他发现,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律师,白当了!

面对一个柔柔弱弱、冷冷清清的年轻女孩子,面对那清澈的目光,他——无言以对!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