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20章 约吗

字体:16+-

第20章 约吗(1/3)

一个猥琐得不能再猥琐的男人!

不、不会的!

怎么可能?

帝清雅捂脸。

白兰心皱了皱眉,“清雅,你怎么会跟这种人在一起?”

“不是的不是的,一定是我朋友弄错了,看下一张!”

帝清雅忙不迭的打开下一张照片,还是那个猥琐得令人作呕的男人,但是他怀里抱着的,分明就是自己!

帝清雅顿时脸色煞白,张了张嘴,想分辨却又分辨不了。

后面还有几张照片,都是她跟那个男人的,尺度更大。

帝清雅赶紧啪一声将平板捂过来,“妈、哥,我……”

白兰心头疼的捏着眉心,有些埋怨的看向帝清雅,“胡闹!清雅,这就是你一定要嫁的男人?我坚决不同意!”

“明明应该是哥的,怎么会……”帝清雅喃喃出声。

白兰心不注意,帝爵豪却听得明白,俊美无俦的脸上立刻罩满寒霜,狭长的眼眸微微半眯着,冷冽的眼风像是无数把利箭,嗖嗖的射向帝清雅。

帝清雅禁不住的瑟缩了一下,难道……

“哥,你怎么可以这样?就算你不接受我,你也不能让那样的男人来祸害我啊!”帝清雅哽咽着,忽然捂住自己的脸,泣不成声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你、你们……”白兰心看看帝清雅,再指指帝爵豪,心底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。

“自作自受!”帝爵豪冷脸轻哼,抬腿要走。

“站住!”

白兰心发了火,一脸心痛的看向帝爵豪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她可是你妹妹!”

“怎样?”帝爵豪挑眉,寒芒一样的眸光扫向帝清雅,“下次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!”

白兰心敏锐的意识到了不对劲儿,拍拍帝清雅的肩膀,带了几分威严的命令:“别光顾着哭,好好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帝清雅委屈的抹着泪水,“我、我……”

帝爵豪索**不走了,翘起二郎腿,身体微微后仰,带着几分慵懒的靠在沙发后背上,冷眼斜睨着帝清雅,看她究竟能够翻出什么花儿来!

帝清雅看躲不过,只好小声的说道:“我昨天在哥哥喝的酒里,加了一点儿东西,然后,然后我就回了房间,可是没想到,呜呜……”

“你这丫头,怎么能干出这种糊涂事儿?那可是你哥!瞎胡闹!”

白兰心训斥着,看帝清雅哭得伤心,语气软下来,转脸又埋怨帝爵豪,“爵豪,你也是的,不就是一杯加料的酒吗?你一个大男人,也不吃什么亏,怎么就不知道让着你妹妹?瞧瞧你给她找的这男人!”

真是让人恶心得隔夜饭都能吐出来!

“打住!”帝爵豪冷冽出声。

看来自己再不开口,这个黑锅就背定了!

帝爵豪扫了一眼白兰心那护犊子的表情,冷哼一声,“你以为我喝了那东西,还有闲情去管别的事情?要不是我存着最后一丝理智,临时去了别的房间,恐怕这会儿被逼婚的,就是我了吧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白兰心顿时柳眉倒竖,一下子推开帝清雅,

不可思议的望着她。

一开始,白兰心因为帝清雅给帝爵豪加料,不过是为了塞个女人给她,想不到,她竟然是往自己兜里揣!

白兰心忍不住举起了巴掌,想想不忍,又落下来,捶胸顿足的叹道:“清雅,你好糊涂!那是你哥!”

“可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啊!我只是你收养的女孩而已,有什么不可以的?我是真心喜欢哥哥的,妈,你就成全我吧!”

帝清雅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白兰心的面前。

白兰心身子摇晃着,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“冤……孽啊!”

帝爵豪无心再看这幕闹剧,转身阔步上楼。

楼下,帝清雅还在没脸没皮的拽着白兰心苦苦哀求。

她以为,凭着往常白兰心对自己不是亲生,胜似亲生的宠爱劲儿,多磨一磨一定会答应的,想不到,在这个问题上,白兰心居然死不松口。

到最后,白兰心被帝清雅气得喘不上气来,嘶哑着嗓子:“不要再说了,你想跟爵豪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,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!”

说完,白兰心竟然一头直直的栽下去。

“妈!妈——来人哪!妈妈晕倒啦!”

帝清雅大声呼救,佣人们忙乱的跑过来,搞得人仰马翻。

这事儿最终闹到了帝老爷子那儿,得知事情的始末,老爷子把帝清雅狠狠地教训了一顿,声称她要再这么糊涂,那就直接滚出帝家。

帝清雅再叁保证、哀求才得以解脱,出来的时候遇上帝爵豪,一双大眼睛满含幽怨的看过去。

帝爵豪仿佛没有看见似的,冷着一张俊脸,自顾自的往外走。

帝清雅厚着脸皮追上去,拦在帝爵豪面前,“哥,这大半夜的,你上哪儿去?”

帝爵豪讥诮的扫了一眼帝清雅,冷淡出声:“我怕再着了道儿没解药,滚!”

帝清雅不敢阻拦,只好咽下满腹的委屈,眼巴巴的看着帝爵豪离去。

温暖在酒店吃了帝爵豪的亏以后,再不敢住那儿,连带着把东道主帝豪集团也狠狠地问候了一番。帝爵豪走后,她便强撑着起来,匆匆收拾好自己,打车去了础市最好的公寓楼盘。

此前因为有长住的打算,温暖事先有看过础市的房子,相中了浅水湾顶层的一套花园洋房公寓,本想回国后再慢慢看看的,现在,她却迫不及待的跑去买了下来。

只有住在自己的小窝里,才有足够的安全感!

房子是精装修,所有的电器、家具一应俱全,温暖拉着自己的小行李箱,轻轻松松拎包入住。

然而,躺在新房子的大**,她竟然翻来覆去睡不着,脑海里老是出现头天晚上被帝爵豪****的那些镜头,像是死缠烂打的无赖一般,怎么都挥不去,赶不走。

温暖无奈,只好盯着天花板数:“一只羊、两只羊……”

数着数着,到后来,也不知道怎么的,竟然就变成了“五十个渣,五十一个渣……”

大爷的!

一定是被帝爵豪虐得狠了,脑子都出毛病了!

温暖烦乱的翻身爬起来,披了睡袍,也不开

灯,借着朦胧的夜色,打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,赤脚走了出去。

夜风拂面,带着清爽的凉意,越发的让人清醒。

温暖伸手理理腮边的乱发,不经意的一转脸,只见旁边的阳台上,竟然也站着一个人,模糊的夜色里,那人的侧影颀长而有型,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,优雅的夹着一支烟。

那人燃着香烟,静默的望着眼前的夜色,并没有要吸的意思,仿佛点燃一支烟,只是为了驱走身边的寂寞。

温暖觉得那人的侧影有几分熟悉,禁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风向一变,缭缭的烟雾往这边飘来。

温暖有咽炎,一闻到烟味就会咳嗽,于是连忙伸手捂了口鼻,“咳咳……”

这感觉,多少有些故意搭讪的意思,温暖有些窘迫,连忙强忍着咳嗽,快步往里走。

男人听到声音,转脸过来,见到她那副急促的模样,勾唇轻笑了一下。

“既然有心招呼,干嘛急着要走?”

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风里传来,醇厚得像是一坛陈年老酒。

温暖的双脚瞬间像是被人钉在地板上了一样,再也迈不动半步。

帝爵豪!

这个渣渣!

这层楼就两套房,买房的时候就听说旁边一套已经被人买下,想不到竟然会是帝爵豪,该说自己运气太好,还是太差!

帝爵豪早认出温暖来,看她呆楞的模样,从帝家出来时的烦乱心情瞬间好了很多。这女人,当年那般嚣张跋扈,精于算计,怎么几年不见,反而变傻了?

帝爵豪半倚到阳台上,指尖依旧优雅的夹着香烟,一副慵懒的派头。当初买这套公寓,只是为了离公司近,想不到居然还能够跟前妻做邻居,有趣!

温暖只怔愣了一秒钟便回过神来,走近帝爵豪,倨傲的昂起下巴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帝爵豪神色未动,薄唇里蹦出几个字:“方便揽业务!”

温暖一开始有点儿懵,待回过味来立刻窘得不行,自己不过就是给了他九块九,他有必要见着自己一次就洗涮一次吗?那自己被他****的,怎么算?

仿佛自己表现得不够恶劣似的,帝爵豪忽然将香烟递进唇边,深吸一口,然后将缭缭烟雾尽数喷到了温暖的脸上,“约吗?”

“噗咳咳咳……”

温暖全无防范,一张嘴就吸进了大口的烟雾,一边捂着心口猛咳,一边伸手拼命的在面前扇风,“帝爵豪,咳咳,你、你混蛋!”

帝爵豪鹰隼一般犀利的眸光,肆无忌惮的落在温暖外泄的大片春光之上,“不然你穿成这样?”

温暖低头一看,猛然意识过来,伸手捂住身前,转身跑进里间,哗啦一声拉上了玻璃门。

帝爵豪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邪气的挑眉,薄唇无声的弯出一抹魅惑人心的弧度。

哼哼,这死女人,终于找到了她的死穴!

温暖,五年前你怎么让爷丢脸的,爷要让你一点点的还回来!

只一瞬间,帝爵豪轮廓分明的脸上,又恢复了沉冷模样,仿佛刚才那个邪气的家伙,根本就是被鬼附身一般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