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25章 孩子是帝爵豪的

字体:16+-

第25章 孩子是帝爵豪的(1/3)

温暖整个人都蔫了。

她在心底默默地为自己点燃了一根白蜡烛。

早知道帝豪服饰是帝爵豪的地盘,当初她就是冒着被厂碍辞退的危险,也不应该签下那什么合作方技术指导协议!

现在,她虽然还带着厂碍的光环,但原则上,已经属于帝豪的员工,为期一年。

一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一叁七短不短,还不知道帝爵豪会准备些什么阴损的招数来等着自己呢!

方雨见温暖耷拉着脑袋,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,顿时扯了扯她的衣袖,撇嘴道:“切,多大点儿事儿啊?当初你被帝家整得那么惨都不露怯,现在还会怕帝爵豪那个渣?我看你这几年哪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!”

温暖苦涩一笑。

是啊,的确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当初的自己孤身一人,无所牵挂,自然什么都豁的出去,可是现在……

方雨见温暖还是兴趣缺缺的模样,提议道:“我们去酒吧喝一杯?”

温暖抿唇,“算了,你还是饶了我吧,因为喝醉了吃的亏,我二辈子都不敢忘!咱们还是找家安静点儿的咖啡馆,好好的聊聊天吧!”

“也好!”

两人一同去了一间咖啡厅。

靠窗的位置,一侧眸,窗外就是车水马龙的大街。

温暖望着窗外,不由得感叹了一声:“能够看到这么多熟悉的面孔,感觉真好!”

方雨碰了碰她的手肘。

“这些年,你都是怎么过来的啊?”

“就那样儿呗!”

淡淡的一句话,轻描淡写的略过了所有的心酸。

方雨闷头喝了一大口咖啡。

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一个孤身女人,背井离乡的,想要在陌生的国度立足,肯定是不容易的!”

“可是,你从来都不肯告诉我,这五年来,一次都没有联系过我,你到底还认不认我这个朋友?”

方雨连珠炮似的问出来,埋头又灌了一大口苦咖啡。

温暖好笑的提醒她:“这是咖啡,不是酒!”

方雨白她一眼,将咖啡杯不轻不重的顿在桌子上,“哥乐意!”

“对不起,方雨!”

温暖抓住她的手,干净澄澈的眼底闪过一抹歉意。

“这几年我不联系你,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方雨一把反握住她。

“你有什么苦衷连我都不能够告诉?如果你缺钱或者遇到了什么难事儿,我虽然穷,哪怕是借高利贷也会翻山越海来看你!”

温暖被她半文不白的话语惹得一阵好笑。

“方雨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!”

方雨眉眼一横,开始捋衣袖。

“别给我整虚的!说,你当年有什么苦衷?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,看哥不揍你!”

“我……”温暖脸上掠过一丝难为情,“当年我怀孕了。”

“你怀孕了?”

方雨突如其来的高八度音调,惹得其他咖啡座的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。

温暖一巴掌拍过去。

“你想害死我?”

方雨捂嘴,眼底闪着兴奋八卦的光。

“好你个温暖,怀孕了都不告诉我!有宝宝是好事情啊,我要当孩子的干妈!”

温暖猛翻白眼。

孩子是帝爵豪的,我怕被帝家人找到,所以不敢联系你。”

“帝帝帝……帝爵豪?”

方雨好一阵口吃,惊讶得合不拢嘴巴,不可置信的瞪向温暖。

“你、你们什么时候又……”

温暖无奈,只得和盘托出:“就是离婚那天,被他带到沙滩上去的那次!”

说起五年前的事情,温暖还是禁不住的羞恼脸红。

方雨怔愣了半天,终于想起来这回事儿,哦了一声。

“那孩子还在?”

这不废话么?

温暖又是一个大白眼甩过去。

“还干妈呢!怎么说话的?”

方雨难为情的搔搔后脑勺。

“我这不是以为……呃,你跟帝爵豪都离婚了,居然还替他生孩子?”

“等等,你该不是爱上他了吧?”

方雨突然提高八度的声音,再次引来众人的注目礼。

温暖简直要给她跪了。

“方雨,你都奔叁的人了,能不能够矜持一点儿?这里是公共场合!”

方雨依旧咋咋呼呼的:“哥就这脾气,你第一天认识我?快说快说!”

温暖怕她再一吼能把咖啡厅领班给招来,于是连忙撇撇嘴澄清:

“哪儿呢?好马不吃回头草,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,我也不会爱他!”

“至于孩子……那也是我的孩子啊!我凭什么不要?”

方雨一双眼睛瞪得跟探照灯似的,狐疑的在温暖脸上扫来扫去。

“直觉,你有鬼!”

温暖被她看得心虚,低头去喝咖啡。

幸好,方雨并不执着的刨根究底,而是冒着星星眼继续问:“孩子呢?多大了?王子还是公主?”

温暖脸上掠过一抹温柔。

“四岁了,一个小包子,一个小丸子。”

“哇塞!龙凤胎啊!帝爵豪可真行!”方雨惊呼出声。

接触到温暖凉飕飕的小白眼后,她又连忙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,我们温暖更行!”

“对了,咱王子和公主呢?你长这么漂亮,帝爵豪这么帅,你们俩生的孩子一定是最好看的,好期待!”

“闭嘴!”

温暖狠狠地瞪了方雨一眼。

“你想让帝家人来抢孩子不成?”

方雨后知后觉的捂上嘴巴,惶恐的左右张望了一眼。

温暖拿出手机,划开屏幕。

“喏!”

方雨连忙把手机抢过去,啧啧出声:“好帅好傲娇的小王子,好**好萌新的小公主!”

“温暖,你别说,就生娃这方面来说,你跟帝爵豪还真是绝配!”

“帝爵豪那家伙虽然人品不咋地,长相却是一等一的好!”

“行了!”温暖打断方雨没完没了的唠叨,“少往他脸上贴金!别给我面前提他!”

一想到回国遇到他的那一晚就窝火!

方雨并不知道这茬。

目光黏腻在屏幕上,伸手隔着屏幕抚摸着两个小家伙粉嘟嘟的小脸。

“我干儿子干女儿叫什么名字啊?”

温暖的目光也落在手机屏幕上,瞬间柔和了许多,整张脸庞都散发出一种温柔的母性光辉。

“儿子叫丑辞濒测,女儿叫辫辞辫辫测,丑辞濒测比较爱扮酷,不怎么说话,辫辞辫辫测活泼

一点,很会黏人。”

“哈尼、波比,名字好听!连性格都是一个像帝爵豪一个像你,帝爵豪的基因还真是强大!”

温暖算是彻底被方雨给打败了,无奈的扶额。

“这么羡慕嫉妒恨,自己怎么不生一个?”

“我?”方雨点着自己的鼻尖儿,“孤家寡人一个,让我怎么生?你当是生蛋呢?”

温暖顿时拧眉,问:“你那个东哥呢?”

“切!早他丫的一江春水向东流了!”

方雨大大咧咧的挥手,眼底却飞快的闪过一丝落寞。

温暖看得真切,也不忍心揭穿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方雨却很快调整过来,继续笑嘻嘻的:“哥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你要是带着两个宝贝嫌累,不如送给我玩两天?”

玩两天?

又不是宠物!

温暖没好气的:“做梦吧你!他们还在驰国呢!本来我有打算带孩子回国安定的,想不到居然一回来就进了帝爵豪的公司,再等等看吧!”

方雨连连摆手,“那你最好别带回来了!帝家人知道了准会抢你的孩子!”

温暖的的眉头蹙得更紧,一张俏美的小脸紧张的揪着。

“帝爵豪自己没孩子么?”

方雨夸张的耸耸肩,“吓!连婚都还没有结呢,孩子个屁!”

帝爵豪还没有结婚?

不知道为什么,一种隐隐约约的庆幸感从心底深处丝丝缕缕的冒出来,怎么按都按捺不住。

温暖有些烦躁,埋头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苦咖啡。

“当年,他不是有个小情人么?怎么,我都给她挪窝五年了,还没有转正?”

“是啊!”方雨一副鄙弃的模样,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帝爵豪宠着她,护着她,就是不肯娶她!”

心底某处慢慢地往下沉。

温暖愕然的看向方雨,“你认识那女人?”

“全公司的人都认识啊!她叫于露露,现在是帝爵豪的私人助理。”

“可是今天在帝爵豪的办公室,我并没有看见她?”

“据说是逛巴黎时装周了,估计下周就该回来了!”

原来如此。

那个让帝爵豪新婚之夜就丢下自己赶去赴约的女人,现在就养在帝爵豪的身边!

不知道为什么,温暖只觉得胸中像是灌了铅,莫名的烦躁、憋闷,沉重得喘不过气来。

她埋头,一口喝干了又冷又苦的咖啡。

方雨担心的瞟了她一眼。

“温暖,你没事儿吧?”

温暖扬起笑脸,“我能有什么事儿?放心!”

“噫!”方雨毫不留情的戳穿她,“在哥面前,你不适合演戏!”

温暖苦笑一声。

“当年帝爵豪为了跟她在一起,不惜设计丑闻害我净身出户,听到她的名字,不舒服是很正常的吧?”

方雨咚咚的拍着胸膛,“你放心,这几年我学了防身术,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保镖兼助理,她要是敢找你的麻烦,哥分分钟修理她!”

温暖抿唇,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我跟帝爵豪已经再无瓜葛,她要是敢主动上门挑衅,不用你出手,姐会亲自修理她!”

转眼,周一到了,温暖很快就见到了传说中的那位小情人……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