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33章 自己收拾东西走人

字体:16+-

第33章 自己收拾东西走人(1/3)

“砰!”

“啊——”

下一秒,于露露再次悲催的摔到在地,并且是以一种狗啃屎的憋屈姿态。

不过这次出手的,却不是温暖。

温暖转身,只见方雨将一只拖把举到于露露面前,指着她的鼻子,横眉怒目。

“你丫的敢算计我家温暖,活腻歪了?”

帝爵豪那家伙气势太强惹不一叁七起,这朵白莲花,却是分分钟都可以掐了!

方雨好不容易才熬到个设计师助理,结果就因为这死女人嫌弃臭豆腐的味儿被打发到了后勤,全公司人都走完了她还要辛勤拖地,心里正憋着气没地儿撒呢,这货就送上门来了!

于露露哀嚎着一动,方雨又是一拖把戳过去。

“你丫的还想打击报复?”

于露露简直要给跪了。

天地良心,她只是想要爬起来而已啊!

“我没有!”于露露反驳。

再动,方雨又戳。

于露露被弄得一身狼狈。

温暖斜眼瞄着天花板,装没看见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低沉的声音里挟着滔天的怒意。

刚刚还蜷缩成一团的于露露顿时像是满血复活了一般,拉长了音调哀戚的喊:“爵豪……”

帝爵豪快步走到温暖面前,阴冷的眸子像是要把她的脸上瞪出个洞来。

“温暖,你太过分了!”

我过分?有你丢下新婚娇妻去会小叁过分?

温暖当即沉下了脸,冷冰冰的:“帝总,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过分了?我做了什么?”

帝爵豪被狠狠地呛了一下。

的确,温暖什么也没有做,她光看了。

帝爵豪阴冷的眸光向方雨扫去。

方雨把拖把往地上一戳,梗着脖子,“帝总,您别骂温暖,人是我打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,我是出于自卫!”

“才不是呢!”地上的于露露吼起来,“你分明就是欺负我,从背后搞突袭!”

方雨把拖把往于露露面前一戳,吓得于露露往后缩了缩。

方雨居高临下的瞪着她,“于露露,你还要不要脸皮?谁欺负你啦?你要不欺负温暖我会突袭你?不,

根本就不是突袭,是江湖救急!”

方雨转脸看向帝爵豪,规规矩矩的:“帝总,我刚刚用错词了,不是自卫,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!”

帝爵豪森冷的眼风落到方雨身上,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。

这个油盐不进的女人!

工作不求上进,掐架撕比倒是次次都在!

简直跟温暖就是一丘之貉!

当年温暖离开,自己收购温氏,一直将这死女人留着,不过就是看她跟温暖要好,想要得到点儿温暖的线索而已,想不到,这女人倒是越来越不识好歹了。

帝爵豪的眼眸轻轻眯了眯,似乎多看方雨一眼都嫌恶心。

“自己收拾东西走人!”

方雨杵着拖把愣住了。

于露露笑得一脸嘚瑟,挑衅的扫了方雨一眼。

哼,你有本事戳我呀!你再戳呀!

方雨气不过,啪一声丢了拖把,相当硬气的:“哼,要不是温暖在这儿,怕她受你们欺负,姐早就不想干了!”

温暖拦住她,示意她稍安勿躁。

帝爵豪看向温暖,忽然生出一种期待来。

当初帝家让她丑闻缠身,净身出户她都能够绝地反击,给自己争到百分之十的股份,这次自己动了她的闺蜜,她会怎么做?

温暖上前一步,看向帝爵豪,不卑不亢的问:“请问帝总开除方雨的理由是?”

“不服从公司管理,打架斗殴,蓄意闹事者,公司可以直接开除而不需支付违约金,这一条在公司的员工合约里写得清清楚楚,黛西小姐钻研了一下午的公司条例,应该知道这一点吧?”

每当帝爵豪对温暖极度不爽,跟她一副公事公办模样的时候,就会叫她的英文名黛西。

跟我谈公司条例是吧?

温暖微微抿唇一笑,“不错,好像是有这么一条。”

她转身,朝着方雨无可奈何地耸耸肩,“告诉你多少次了,冲动是魔鬼!谁让你总是记不住的,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,收拾东西走人吧!”

“啊?”

方雨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嘴巴张得老大。

于露露在一旁撇嘴,“啊什么啊?方雨童鞋,你被开

除了!懂不?”

方雨的脸耷拉下来,原本还满心期待温暖能够把自己留下来呢,结果……

呜呜呜!

她是典型的月光族,没了工作就没钱吃饭没钱交房租,下个月就要睡大马路!

方雨一伸手臂,圈住温暖的脖颈,咋咋呼呼的吼:“我可是因为给你打抱不平才被开除的,你得养我!”

温暖仰脸一笑,“那是自然!”

方雨伸手捏捏她**的脸蛋,“乖!”

两人亲昵的模样,让帝爵豪看得火起,清冷的眸底,腾地燃起两朵小火苗。

还说那死女人取向正常,明天一定要重新测试过!

大庭广众的都这么黏黏腻腻,她要是住到温暖家里……

帝爵豪的脸,顿时黑得像锅底。

于露露见帝爵豪一直瞪着温暖跟方雨,却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,腰一弯,装模作样的叫起来:“哎哟——”

这拐弯儿音调,真是要人命!

方雨伸手掏了掏耳朵,问温暖:“要不要我帮你捂着?”

温暖心底一阵好笑,脸上却是一本正经,训斥方雨:“捂什么捂?帝总最欣赏这个调调儿了,身为他的员工,就应该跟他的审美观靠拢!”

“反正我已经不是了,哦,你还是!”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风凉话,一边拿眼角的余光偷瞟帝爵豪。

帝爵豪冷飕飕的眼刀往于露露脸上飞去。

他从来都知道于露露喜欢作,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,都会无限制的包容,可是今天,他从来没有发现于露露的惺惺作态这般讨厌过!

于露露被帝爵豪森冷的眼风吓到,自己灰溜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一松手,短裙上那道长长的缝刷地一下裂开。

“噗——”

方雨和温暖很不厚道的笑了。

帝爵豪脸色铁青。

这个矫揉造作的女人,居然被欺负成这样,如果是温暖的话……

惊觉自己的想法,帝爵豪迅速打住,收回思绪,沉声道:“还不回去整理一下?”

于露露憋屈又恼怒的剜了方雨一眼,转身要走。

温暖却是微笑着喊:“慢着!事儿还没完呢!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