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54章 这女人脾气不大好

字体:16+-

第54章 这女人脾气不大好(1/3)

“滚!”

温暖一拳头把帝爵豪挡开。

大概是被气糊涂了的缘故,她对他,已经越来越放肆了。

完全忘了,面前这人,是她的顶头上司,分分钟可以扣她工资的大产辞蝉蝉!

帝爵豪不怒反笑。

“小、野、猫!”

他说什么?

温暖怔怔的盯着帝爵豪,完全不敢相信这叁个字会是从他的薄唇里蹦出来的。

温暖飞快的后退了一大步,有些惊惶的看他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吃错药了?”

帝爵豪也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蹦出这么个词儿来,不过看温暖一副被吓到的样子,唇角立刻又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。

他一个箭步跨上前,又一次的欺近了她。

“知道你哪儿跟他们不一样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不仅仅是我的女员工,还是我的前……妻!”

帝爵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那个“妻”字在他的舌尖滚了几转,卷出一种分外暧昧缠绵的意味来。

温暖却是顿时就怒了。

都说男人会把自己所有的前妻、前女友归为自己的女人,这话果然不假!

就因为自己是他的前妻,所以就理所应当的被他潜、被他睡、被他壁咚,被他骚扰么?

温暖冷冷的看向帝爵豪。

尽管整个的都被他高大的身形笼罩,尽管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,但是她却再不会耳热心跳。

“你也知道,我是你的……前妻!”

她也刻意加重了音量,只不过重音却是落在那个“前”字上,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,恨不得把那个字嚼碎一般。

帝爵豪的脸色倏地冷下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看着温暖这副淡漠冰冷的样子很不爽!

尤其是她在说前妻两个字的时候。

突然就没了逗弄这女人的心情!

帝爵豪转身,大步往他的专属电梯间走去。

望着帝爵豪如刀鞘般冷峻的背影,温暖一下子软下来。

在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面前,她总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能强撑!

狠狠地深吸一口气之后,温暖也走向电梯间。

大厅通向二楼的旋梯上,于露

露站在高高的旋梯口,静静的望着这一幕。

原来帝爵豪不是天生的冷情!

事实上,只要他想,没有任何女人能够抵挡得住他的魅力!

他跟他的前妻温暖……

只要不是瞎子,都看得见他们俩之间有事儿吧?

要不是自己对他的那份救命之恩还在,帝爵豪大概是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的吧?

于露露狠狠地咬牙,伸手抹了一把脸上冰凉的泪水。

帝爵豪,我不会轻易的放弃你!

……

温暖跟帝爵豪一前一后的走进办公室。

“磅!”

温暖狠狠地摔上里间办公室的门。

要不是那玻璃门够结实,估计这会儿已经壮烈牺牲掉了吧?

帝爵豪坐在宽大豪华的老板椅里边,冷冷的斜睨着玻璃窗上映出的那个女人身影。

他从来都知道,这女人的脾气不太好。

瞧瞧,在老板面前都开始摔门了!

是仗着自己不会拿她怎么样么?

帝爵豪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,咂摸着其中的深意,那张布满阴霾的脸上,忽然间冰消雪融,慢慢地沁出笑意来。

等他签完两份文件,再抬头看时,温暖已经平复心情,整理了自己桌上的文件资料,开始埋头做事。

帝爵豪眸底划过一抹赞赏。

这女人,知道轻重,不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发泄到工作中,不错!

当初要是没有离婚,她在帝氏,一定能够迅速成长为一名精明强干的女人吧?

不不不,或许她只会呆在家里安心做他的少夫人,给他生一堆的孩子……

“爵豪……”

嗲得出水的声音,猛然打断了帝爵豪的臆想。

帝爵豪脸上的笑意迅速隐去,微微蹙眉,回头看向自己的办公桌前,只见于露露不知道什么时候像幽灵一样的飘了进来,泫然欲泣的望着他。

帝爵豪那两道好看的眉头蹙得更紧。

最近,他似乎越来越忍受了不了矫揉造作的于露露,尤其是她现在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!

委屈给谁看呢!

像温暖那样多好!

高兴就大笑,不开心就大骂,气急了就收拾人!

处于弱势的时候

知道服软,但是谁欺负了她,她一定会想办法欺负回去!

帝爵豪丝毫也没有发现,自己心底的天平,正严重的向温暖的身上倾斜。

“有事?”他问于露露,神色平淡,但是语气有些冷。

“爵豪,你……我……”

于露露开始抹眼泪,抽抽搭搭的,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帝爵豪的眉峰都拧成了两条蚯蚓。

要不是于露露的那份救命之恩,他几乎想要把她扔出去!

帝爵豪耐着性子,在桌上抓了几张面巾纸递给于露露,低声斥责道:

“把眼泪擦擦!你有事儿说事儿,现在是上班时间,你守着我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?”

于露露接了纸巾,一边擦眼泪一边耸动着肩膀,一副明明委屈得很,想哭又不敢哭出来的模样。

帝爵豪被她弄得更加的烦乱,摆摆手,“我现在还很忙,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先出去吧!”

于露露愕然的瞪大眼睛,委屈的泪水流的更凶。

不是以前每次自己一哭他都会哄哄的吗?怎么现在好像有些……讨厌?

“爵豪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于露露一边抹眼泪一边委委屈屈的问出来。

帝爵豪下意识的就朝玻璃窗上看了一下。

里间的那个女人,正在埋头画着什么东西,一副很专注的模样。

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边!

帝爵豪不禁暗自松了口气,继而又有一种叫做失落的东西在心底里蔓延开来。

他伸手松了松领结,看向于露露,语气很认真:“露露,如果你不想听到让你不满意的答案,以后最好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!”

爱是个什么东西?

貌似他自己也搞不懂!

自己都没有弄懂的东西,怎么可以轻易的许诺给别的女人?

“爵豪,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?你以前,不是这样的人!爵豪……”

于露露拐着弯儿的喊着帝爵豪的名字,声音又软糯又委屈,像是一只哀怜的小猫咪。

她不时的擦一下眼泪,两个肩膀耸动着,惹得一片傲然的雪白有节奏的起伏,煞是惹眼。

帝大总裁会心动么?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