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56章 希望帝总公私分明

字体:16+-

第56章 希望帝总公私分明(1/3)

温暖拼命稳住心神,结结巴巴的:“一、一碗面,行不行?”

帝爵豪半眯的眸子亮了一下,眸光定格在温暖起伏不定的心口上,“外加餐后甜点!”

大爷的!

简直就是红果果的讹诈!

想要老娘给你当餐后甜点,门儿都没有!

温暖暗暗锉了锉后槽牙,皮笑肉不笑的:“帝总,您向来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不过是个小助理而已,小惩大诫就行了。您也不希望我在以后的合作意向考察报告中,写上一些不客观的评价吧?”

这是要绝地反击了?

帝爵豪的眸中闪过一丝兴味,他从来都知道,这只小野猫一旦张开利爪,必定会狠狠地挠你一下!

你看,都知道拿公司的合作项目来说事儿了呢!

谁他丫的刚刚还说要公私分明的?

不过,帝大总裁却丝毫没有被威胁到的自觉,而是轻啜了一口咖啡,慢悠悠的点评道:“有道理!”

就这样?

温暖倒是被帝爵豪的态度弄得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她知道,帝氏主要经营金融方面的业务,旗下的银行、期货信贷公司等等,数不胜数。服装方面,似乎就是帝豪才有所涉猎。

难道帝爵豪天天在这帝豪守着,他做这么一间服装设计公司,就是为了闹着玩儿的?

无利不起早!

砸钱收购一间公司来玩,这可不是帝家人的风格!

温暖的脑海里弯弯绕绕,心思转了一圈又一圈,还是没有弄懂帝爵豪究竟是个什么态度。

帝爵豪看她脸色游移不定,那双冷眸深处潜藏着笑意,欣赏得津津有味。

他就喜欢欺负这女人!

他就喜欢看这女人吃瘪的样子!

他就享受这小野猫发怒后挠他的那一爪子!

有点疼,又有点心痒难耐的感觉,那滋味,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。

“据我所知,帝豪为了跟厂碍的合作,可是做了不少的先期工作,难道帝总会为了一个小助理的问题伤了两大公司合作事宜?”温暖笃定的问。

陡然话锋又是一转,“还是帝总以为,我这个先期考察员人微言

轻,所下结论不足以影响帝帝豪跟厂碍的合作大计?”

短短半分钟,温暖又把场子找回来了。

帝爵豪不得不承认,这女人,够冷静!

找问题也迅速,切入点很好,刚刚掐住他帝豪的命脉,不过——

“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。”帝爵豪轻启薄唇,“当年为了补偿你被我狠狠强睡了两次的事儿……”

“狠狠地”叁个字被帝爵豪咬得有点重,听上去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缠绵味道。

温暖的脸颊顿时浮现起一片羞恼的红晕,像是被人隔空扇了一耳光。

大爷的!

能不能够不要动不动的就拿这事儿来羞辱我!

“嗬!”温暖故作洒脱的一声轻笑,“大家互惠互利而已,帝总又何必太在意?”

帝爵豪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恨不得马上把温暖按在椅子上,堵住她尖酸刻薄的小嘴,再来互惠互利一次!

“也是!”帝爵豪脸色微变之后,立即又扬起了唇角,忽然凑近温暖,近乎耳语的:“如果黛西小姐对我的表现还够满意的话,很期待能够再次跟黛西小姐资源共享!”

温暖连忙将脑袋后仰,脸蛋却是不争气的红了个透,绯红的云雾一直蔓延到脖颈、耳后。

论脸皮的厚度,她永远都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!

偏偏,人家叫着她官方的工作名字,说话的语调,比商业谈判桌上还正经!

如果忽略掉那一脸的邪气的话。

帝爵豪又把温暖调戏了一回,心满意足的将颀长的身子靠回大班椅上,双手枕着后脑勺,慵懒的眸光淡淡的斜睨着她,这才将自己的底牌翻出来:

“当年给你的那百分之十的帝氏股份,我全都转移到了帝豪服饰上来。换句话说,帝豪做大了,你可能会上女富豪榜,要是帝豪的生意搞砸了,你也会跟着破产!”

所以,你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促进帝豪跟厂碍的合作呢?

妹子,跟帝豪挣钱,就是等于跟你自己挣钱!

温暖呆住了。

当年她用自己最后的尊严换了帝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不假,可是在被温家公开断

绝关系的那天,她就把股权转让书给撕了,帝家若是赖账,她根本就毫无办法!

这么些年来,她在外面辛苦打拼,直到自己华丽蜕变,却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自己一直都是个隐形的富婆!

以帝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来算,恐怕这偌大的帝豪,整间都会归到自己的名下!

帝爵豪相当满意的看着温暖吃惊的表情。

仿佛当年自己收购温氏,改为帝豪,费尽心力的把自己并不熟悉的这间服装设计公司做大,把温暖持有的全部股份都转到这间公司名下,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。

这个向来淡漠如水的男人,眉梢高高的挑起,显出一脸的嘚瑟和傲娇意味来。

他望着温暖,满脸就红果果的写着一句话:感动吧?快扑到怀里来啊,哥允许你以身相许!

“你哄鬼!”温暖轻蔑出声。

“恩?”

画风骤变,令帝爵豪相当不悦的拧了拧眉。

温暖轻轻笑了,带着绯红色泽的唇角翘起来,掀出一抹讥诮的弧度,看上去让人觉得又心动又扎眼,真真是让人又爱又恨!

帝爵豪的眉头更加皱紧,中间的皱褶简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!

“你帝家人什么德行我还不了解么?那股权转让书被我当众撕了,媒体一定会渲染得沸沸扬扬,你帝家会不知道?你们还会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给我留着?”温暖轻声问着,脸上一副打死我都不相信的表情。

那讽刺的眉眼仿佛在说:帝爵豪,你当我是叁岁小孩子呢?

“当初那百分之十的股份,是从我的名下划出来的!”帝爵豪冷声说道。

他伸手一把拽开领口的领结,却依旧赶不走自己心底的那份烦躁!

当年划给温暖的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出自他的名下,这么些年来温暖从来没有过问过,他却一直都给她留着,并且全部都转到了帝豪,也就是从前的温氏服饰,这件事情,如果不是今天他自己亲口说出来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。

帝大总裁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是因为那会儿温暖就在他的心底留下特殊的位置了么?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