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牌前妻:总裁咱不约

第9章 民政局门口

字体:16+-

第9章 民政局门口(1/3)

方雨拿开温暖的手机,握住她的手,有些强势的命令:“他们就那样的人,不许多想,不值得!”

温暖眨眨眼睛,眨去眼睫毛上的湿意,朝着方雨微微一笑,伸手跟她轻轻拥抱了一下,“我知道,这不还有你呢嘛,我的手足!”

“小东西,快去洗白白了陪哥们儿睡觉!”

方雨故意说得痞里痞一叁七气的,然后直接将温暖推进了洗手间。以她对温暖的了解,这小丫头是放不下温家人的,刚才温仲勇的那通电话,已经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她一定要悄悄的躲起来哭一场才能好。

果然,温暖出来的时候,两只眼睛红红的,像兔子。

方雨也不揭穿她,早早的就把灯关掉了。

这一晚,温暖心里忐忑不安,辗转反侧了大半夜,天刚亮才迷迷糊糊地睡着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温暖一睁眼,帝家的律师便打来了电话。

“温小姐,你好,本人姓陆,关于你跟帝少爷的离婚事宜,帝家已经交由我全权代理,请您今天上午九点钟,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,希望您能够准时出现,另外,我们邀请了各大媒体,打算就离婚事宜开一个现场发布会,还望到时候温小姐能够配合,谢谢!”

“好的,我会准时到的。”

放下电话,温暖满心疑惑。

不就是去拿个离婚证吗?她一个被离婚,净身出户的女人,又不涉及财产分割,帝家怎么还动用到了律师呢?居然还要开现场发布会,整得那么复杂?

难道……还想利用我应对危机公关,为他们下滑的风评拉拉分?

温暖的脸色慢慢变得凝重了。

方雨每天起床像打仗,矶拉着拖鞋跑进洗手间一阵稀里哗啦的忙乎,回来看到温暖还呆呆的坐在**发愣,伸手抓了一把她的头发,火急火燎的问:“亲,要迟到啦,你装什么深沉?”

温暖抬头,凉凉的瞭了方雨一眼。

方雨顿时一拍自己的脑袋,嚷道:“哎哟,瞧我这记性!你现在可是不必起早贪黑的人了!行了,继续睡吧啊,晚上记得把饭做好了等我,乖啊!”

方雨一边连珠炮似的吩咐着,一边飞快的穿着衣服。

此前,温暖和方雨都在温氏的服装设计部上班,温暖结婚后便离职了,方雨还在那儿做个小小的设计师助理,每天忙前跑后,累得不可开交。

方雨叁下五除二收拾好了自己,拿起手包,又忍不住的伸手揉了揉温暖的脑袋,“在家乖乖的啊!不要乱想,等我回来!”

“我待会儿要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!”温暖忽然静静的冒出来一句。

已经冲到门口的方雨马上一个急刹车,然后急转弯倒回来,盯着温暖:“妞儿,你还好吧?”

怪不得这丫头一直呆在那儿不动呢,敢情刚刚自己去洗漱的时候,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儿啊,这家伙居然憋到现在才说!

“不行!”方雨把手包一甩,“我今天翘班陪你!”

温暖轻笑了一下,打趣道:“你不怕温馨找

你的麻烦?除了我,她可是最看不惯你的了!”

“切!”方雨撇嘴轻哧了一声,“他们温家人,我谁也看不惯!当然啦,你除外!其实,我压根就不想在温氏干了,一个要死不活的服装公司,早晚得破产!以前我在那儿呆着,是因为有你,现在我在那儿呆着,是我怕咱俩同时都失业了,得一起饿死!”

“得,你还是去上班吧,我怕饿死!”温暖拍拍方雨的手背,故意说得很轻松。

“不行!我一定要陪着你!”方雨一脸的坚定,“帝家人比温家人好不到哪儿去,我估摸着,他们可能会欺负你!”

温暖哑然失笑,“还真是被你这乌鸦嘴说中了,刚刚帝家的律师通知我,他们会在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开个现场发布会,我估计,不会说我什么好话!”

“那就更该带上哥们给你撑腰啊!哥不管是打架还是撕比,那都是秒杀一大片的,你带上,绝对好用!走走走,赶紧的起来,让哥给你好好的打扮打扮!”方雨说着,不由分说的就把温暖从被窝里拽出来,将她推进洗手间,“给你五分钟洗漱,速度的啊!”

等温暖出来,方雨直接将一条大红的裙子丢给她,“换上!”

温暖捧着裙子有些哭笑不得,“我是去离婚,又不是去结婚!”

方雨兜头就把裙子罩到了温暖头上,“庆祝你脱离帝爵豪那个人渣,恢复自由单身,就是要穿得喜庆一点儿,打扮漂亮一点儿,亮瞎那帮人的钛合金狗眼!”

温暖一想有道理,很快便换上裙子,任由方雨拿着化妆品在自己脸上倒腾来倒腾去。

方雨一边给温暖化妆一边啧啧的赞赏:“瞧这脸蛋水灵的,只要稍稍一打扮,走出去就让那帮男人见着了走不动路,偏偏你一天到晚只知道搞设计,真是暴殄天物!”

打扮完,方雨把温暖推到镜子前,温暖抬头一看,确实精神漂亮了很多。

行,就这样吧!自己哪怕是被扫地出门,也不能够让帝爵豪给看扁了!

温暖朝着镜子中的自己轻笑了一下,回头看向方雨:“谢谢啊!”

“废话少说,哥陪你虐渣男去!”

两人一道出门,正是上班高峰期,哪条道路都堵得特别的厉害。方雨的二手大众像是一只小甲虫一样,在车流里龟速移动。

八点半,两人到了民政局附近,远远的便看到民政局门口围了一大堆的记者,个个扛着长枪短炮,翘首以待。

看样子,这个现场发布会的规模还不小!

方雨看看时间,随手拉着温暖进了一家小面馆,“别去早了让他们看扁,先填饱肚子再说!”

温暖从善如流,大声叫了一碗酸辣面,吃得那叫一个爽快!

八点五十分,帝家的代理律师到了,站在民政局门口,保镖迅速隔开两边的记者,将一条宽阔的大道让出来,等着。

望着这架势,温暖冷冷的弯了弯唇角。

一个律师,再大的下马威,也不过是狐假虎威。

哪怕是要离婚了,只要在拿到离

婚证的前一刻,作为帝家的少夫人,她的身份,依旧是在众人面前最最尊贵的!

方雨撇唇,“怎么不给铺上红毯呢?再配上你这一身,咱们就当是去参加戛纳电影节!”

温暖抬腕看看时间,“到了,走吧,我们过去!”

两人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时候,时针正好指向九点钟,不多不少,刚刚好。

人们的目光,刷地落到温暖的身上。

望着这个红裙飞扬,妆容精致,浅笑恬静的女孩子,大家都小小的震惊了一下。

这像个即将被扫地出门的女人吗?为什么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颓丧气息?

怔愣一秒钟之后,被保镖拦在外围的记者们开始把镜头对准温暖,咔嚓咔嚓一阵闪光。

温暖不闪不避,脸上依旧挂着恬淡怡人的笑意,不疾不徐的往里走。

方雨要跟上去,被一旁的保镖拦住了,气得她一个劲儿的拳打脚踢,大骂:“你们这群混蛋,给我滚开!想要欺负温暖,门儿都没有!”

保镖置若罔闻,见方雨不老实,要动粗,温暖忽然变了脸色,厉声道:“放开她!”

这一声怒吼,声音不大,却带了十足的威压气势。

保镖钳制住方雨,既不敢放开,也没有再为难她。

温暖对方雨笑笑,“别担心,就在那儿等我!”

然后,她转身,朝着民政局门口走去,背影虽然纤细,看上去却带着一种令人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傲骨和卓然气质。

不远处转角的地方,一辆布加迪威龙静静的停在那儿,帝爵豪骨节分明的大掌紧握着方向盘,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隐忍的怒气。

这个死女人,结婚那天死气沉沉的,离婚的时候,倒是穿得光鲜亮丽,巧笑嫣然,她究竟是什么意思?迫不及待的庆祝自己脱单?

郝帅坐在帝爵豪旁边,偷瞄了一眼他阴沉沉的俊脸,小心翼翼的:“哥,其实,我觉得小嫂子她,真挺不错……”

帝爵豪一道冷飕飕的眼刀飞过去,郝帅立刻缩了缩脖子,不敢说话了。

民政局门口,温暖已经走到了帝家律师的面前,微微昂着头,既不倨傲,更不谦卑。她朝着门内大大方方的伸手:“陆律师,请吧!”

陆律师作为帝家律师团的一员,身上自然带了几分傲气,他大刀马步的站在那儿,本来是要给温暖一个下马威的,但是,见到温暖那种大气沉稳的气度,他便很快收敛了自己的倨傲,同样客气的伸手:“温小姐,请!”

尽管离婚证还没有拿到手,但是他已经不再叫少夫人,而是温小姐。

温暖并不介意,不卑不亢的走在了前头。

离婚协议是早就签订好的,只需要到这里来拿个证而已,从此以后,两个人,分道扬镳。

不过五分钟,温暖和陆律师便办好了离婚手续走出来。

“接下来帝家要做个现场的发布会,发表离婚声明,还望温小姐能够配合!”

陆律师客气的跟温暖打过招呼,率先上前一步,面对外面的记者,朗声说道……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