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11章 寒颤

字体:16+-

第11章 寒颤

李林熙想到他那八面玲珑的双胞胎妹妹,有日子不见了,得瞅个机会聚聚。

其实,在我们所处的世界上,最普通的情感不外乎这叁种: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。对于一个人而言,亲情似水,最简单也最重要,爱情次之,似氧气。友情再次之,似阳光,但是都不可或缺。

亲情重要感人,单向纯真,它与生俱来,应该是人世间最为纯真的感情了。而爱情,则双向长久,它向来迷人,不是甜蜜得醉死人,便是凄苦得委屈死人,总是让人意犹未尽。

“好啦!亲爱的,我晚点回到市区里就联系你。”他对许君宁说道。

她这是想干嘛,想做点什么文章呢?李林熙有些好奇心起。

许君宁凝视他一眼,而后优雅地下了车,没有回头。

她在行人道上迈着中规中矩的步子,一边掏出手机给妹妹打电话,一边兀自朝她家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走去。

“也好,李林然肯定会替我好好招呼你的。”目送许君宁走远,李林熙绕到自己的驾驶座,重新启动。

放下了一桩小心事,心里腾空了许多。他独自驾车离开了拥挤的市区道路,上了新修的承阳大道。

承阳县城风石渡,离市区有叁十公里。宽阔的双向六车道,路况很好,绿化、路灯、交通标识,都是崭新的,是一道江南鱼米之乡的风景线。

李林熙用不了多久就到了熟悉不过的县城,县政府大楼就建在承阳大道的旁边。原先,这儿是一片不成气候的农业示范区。政府投入了不少,可是,就是搞不出什么名堂来,成了名副其实的面子工程。几年以后,政府终于下决心拆毁了那个摆设,在它的地盘上该起了政府大楼。

在这一幢大楼里工作了二年多,李林熙自然是熟门熟路。

“美女,约吗。”

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窈窕的身影。

在一楼,遇见新上任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刘嘉,叫住她。

“呀哈!书记同志,这么快就回来啦?”刘嘉刚刚接手李林熙留下来的那一份工作,县政府办公室主任。

他们平常关系就很好,见到他,刘嘉即妩媚地一笑。

刘嘉喜欢走淑女路线,长发,圆脸,双重性格,被公认为“县城叁大美女”之一。她穿着得体,一套浅灰色的薄西服,更显出她玲珑的身材,和超凡的气质。

“我来找老板有点事。”

“噢?等会下班是不是一起吃饭?”

“吃饭当然应该。分手饭还是合伙饭?都没有问题,哈哈!”

“哦,他在办公室。”

“我先去见秦书记,他在等着。”

李林熙一边跟刘嘉调笑着,一边进了电梯,直达六楼。

六楼,是承阳县的行政中枢。

县委书记、县长、四个副书记办公室,都分布在这一层。

这一幢政府大楼,显得高大上,在全省还是排得上号的,完全取决于承阳县发达的县域经济。它是在秦秀书记的任上新盖的,由省设计院设计,风格现代,设计科学。每一层的走廊,并不是死板的直线型,而是随着玻璃幕墙而蜿蜒,光线充足,新颖别致,显得非常宽阔而生动。巨大的立柱,包着铜色的装饰,或云纹,或夔龙纹,异常考究,使整个空间都新颖别致,没有视觉疲劳,每一个办公室看上去都不是那么平淡,不是那么一览无余。

走廊上空****的,除了几盘葱茏的绿植,看不到人影。

李林熙熟练地来到一个开这门的小办公室。

“张秘书!”

他先跟张秘书打招呼。

张秘书是一个白净高挑的男子,戴着黑框眼镜,一直是县委书记的御用秘书。

“李主任,您好。”李林熙曾经是他的顶头上司,他自然恭恭敬敬。

他没有叫“李书记”,而是习惯性地叫他原来的职务,以示对“外放官员”的亲近和熟络。

这也是一种智慧。

“老板在不?”张秘书欲起身给他泡茶,他摇手谢过。

“老板在等你呢。”

张秘书带着李林熙走到隔壁、悬挂着“县委书记”金色铭牌的这个大办公室。

“笃笃”,他举手轻轻敲门。

“进来。”

门开了。一个熟悉的、略带苍老的声音传出来。

“老板,李主任来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你忙去吧。”

李林熙跟张秘书挥挥手,进了办公室。

书记真在等。

书记办公室之大,对于李林熙来说,可不陌生。他最反感墙上的“衡石程书”那一幅字。四个字虽然大气磅礴,却不知道市里那个着名的老书法家当初是怎么想的。

“书记,让您久等啦!”李林熙微笑着跨上前去,跟他握手。

“来啦?喝茶自己泡。”

书记伸出肥厚的大手,轻轻一握。

他的身形跟他的手很配,矮胖肥硕,红光满面的脸上,那一双很大的眼睛,炯炯有神,仿佛可以洞察一切。

不怒自威。

李林熙首先给秦秀书记续好茶,再给自己泡上一杯,而后,在他对面的皮椅上轻轻地坐下。

“你是不是认识承阳军分区的叶司令?”

待他甫一坐定,秦秀书记单刀直入。不寒暄,也不客气。

“不认识。”

真不认识。八竿子打不着呀,怎么问起了他?!

“叶立军,你真不认识?”

秦秀的大眼睛看着李林熙的眼睛,在心里做出判断。

“确实不认识!您有事?”

李林熙在政府办的这几年,向来走的是坦诚路线,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一字不提。于人于己,省得在没有必要的弯弯绕上浪费时间。

“呃……是吧。我没事。昨天,你走的时候,我就嘱托过你吧,到那边照顾照顾一下我的侄子秦根。你小子倒好,第一天就跟我这惹事……小伙子,凡事要讲究规则的。”书记直入主题。

果然,大兴问罪之师来了。

“这事,您听我解释……”

“你不用解释了。“

书记打断了李林熙的话。接着,会不会有雷霆之怒扑面而来呢。

”秦根的事情,基本情况我已经掌握了,我也不会再深究,就这样过去了吧!今天,他也把面子给足你了,还有叶司令。”

听书记如此说完,他暗暗吁了一口气,还好。看来,书记的确没有再深究下去的意思。

“叶司令?!”见书记首先提起这个素昧平生的人,李林熙非常纳闷。

“既然你说不认识,我就相信你。不说他,说秦根……我还是那个态度,你以后能够帮他一把,就帮吧!当然,如果情况特殊,不能帮忙,我也绝不会怪你。“

书记跟李林熙从不绕弯子,倒是坦率。看来,叶司令才是关键点。

“书记,我今天第一天上班,就出了这一档事,让您失望了。只怕我能力不济,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呢。”

既然弄清了关键点,接下来是什么路数,于李林熙都不是太紧要了。

“少跟我这打马虎眼。小李,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!你别得意……叶立军你认不认识都无关紧要。今天叫你来,就实话跟你明说了吧: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?!秦根确实是被逼的、今天才出此下策。听我一句忠告吧,叶立军能够保你一次,不可能保你一生!”

真有这事儿?!

“怎么可能?!我怎么可能得罪了谁。”李林熙听到书记言辞犀利,必有内情。他不由暗地打了一个寒颤。

对于自己第一天的工作表现,秦秀不置可否,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打分。而对于今天发生的冲突,秦秀的内心里已经把细微末节,分析得面面俱到。

不过,秦秀没有给李林熙更多说话的余地。

”你必须保存好今天的监控录像,马上备份,秦根会来取的,他对那边,必须要有个交代,不能授人口实!你知道吧?唉,我干完这最后一届,终于可以退了,只想平稳过渡,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。”

“授人口实?!”李林熙感觉得到,自己身上从未有过的压力!来自暗处的那一双手。

“是的。你自己也不知道招惹谁啦?”

秦秀书记没有把这事过多地放在心上。他现在最大的心愿,就是安全退休,谁不知道?他现在基本不去管什么事情,能推则推,能拖则拖,平常也就喝喝酒,唱唱歌,偶尔来一点几度夕阳红的桃色新闻。

“你呢,我平时用着也顺手,这一次外放出去,我还是很舍不得的。我知道你要面临巨大的压力,希望你,能够争气,在那里好好干,拿出真本事,干出一点名堂,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栽培。”

秦秀显得语重声长地继续说。

“是是。我一定努力,在您的帮助和支持下,好好干。”

李林熙还能够说什么呢。至于什么“顺手、外放”,他听着有点刺耳。

唉。不说这些也罢。过多的想法,过多的解释,往往无益。

1.《自求多福》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