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195章 妙局

字体:16+-

第195章 妙局

黄昏的落日。夕阳无限好。

呈现在眼前的景色,美不胜收,震撼人心。

平整的绿茵草地上,被彩霞涂上一抹金色。

李林熙见冯书记误会了,就来到了地头,一边在草地上徘徊,一边解释道:”这是高羊茅,也叫做苇状羊茅,因为它秆成疏丛,直立粗糙,幼叶折迭,是作为景观用途的不二之选。您看,这叶耳短而钝,有短柔毛;茎基部宽,分裂的边缘有茸毛;叶片条形,扁平,挺直近轴面有背且光滑……这是一个在广东从事园林工作的本地人引进的,是一个新的利益增长点。”

“噢,不错。原来是这样,误会你了。它是不是随便在哪里都可以种植呀?”宰相肚里能撑船,也能够掉头。

“这个宝贝对土质有很高的要求呢,必须在肥沃、潮湿、富含有机质、笔贬值为4.7—8.5的细壤土中,才能够生长良好。它对高温有一定的抗性,最耐旱和践踏;喜光,耐半阴,对肥料反应敏感,抗逆性强,耐酸、耐瘠薄,抗病性强。适宜于温暖湿润的中亚热带和中温带地区栽种,现在大量应用于运动场草坪和防护草坪……这是一个新兴产业,是我们农村为美化城市出力呢……就这一亩地,比种植稻谷、可以多赚一万多呢。”

搭话的,是一个坐在地头正拿着本子写字的人,看起来,他像是基层干部。

原来,他就是人大主任萧志祥。

“噢!这次真的长见识了,活到老学到老啊。我还差点误会了人家小李,对不住,哈哈。”冯书记爽朗地笑着,无形中化解了尴尬。

李林熙忙着做介绍。

“这就是我们的小李带出来的好干部,能够深入田间地头,跟群众打成一片。”冯书记握着老萧,乐得合不拢嘴。

他转向萧志祥,问:“老萧,你是老基层了,对这个年轻的领导,评价怎么样?要实事求是地讲哦。”

“书记啊,这么说吧,他是我几十年来、第一次遇见的、真正有能力的、真正为群众着想的好领导。”

冯书记和市长点着头:“蛮好,希望你的评价是客观的。”

听到萧志祥的两个真正,李林熙的心内有些许亏欠,也非常受用。

他说:“我做得还很不够。今后,我更应该将工作重心落到实处,把基层干部从文山会海和申报汇总这些繁琐事物中,解放出来,让大家能够发挥最大的效能,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办实事。”

“他的身上,有很多闪光的东西,值得大力提倡和推广。他一步一步成长起来,成绩不是偶然的……这是官场新风尚啊。”叁辆车一直在身后不即不离地跟着,上了车,冯书记意犹未尽。

他们将对旅游项目进行考察。

这是一条乡间的河道。那河畔的金柳,是夕阳中的新娘。

正如徐志摩所说。

“出来走一走是非常有意义的,我们工作的关键就是要调查研究!要通过调查研究才能发现问题,才能找到发展的出路。”冯书记说。

市长接言道:“看来我们以后得经常到你这里来,来一次就会受一次启发。”

他对李林熙所做的工作,给予了充分的肯定。并指出,要用真话纠正偏差,用思想解读政策。

这是一个有锐气有思想的干部,他所提出的观点是切合实际的,每一份成绩都有它的独到之处。周意明白,针对中央的文件精神,一个基层工作者能够敢于提出自己的看法,敢于对当地党委政府的工作安排提出不同看法,这不仅仅需要对中央政策的深度理解,而且需要巨大的勇气。

“您看,这河面不是很宽,河水清澈,水流湍急,漂流公司有意将它打造成新的漂流线路。还有,这两岸绿树成荫,充满乡土气息,只要稍为规划包装一下,就是很理想的户外徒步线路。”何芳对各位领导津津乐道地介绍着。

“是的,现在人们的运动与健康意识加强了,户外运动方兴未艾,这是一个好时机。你们提一个方案出来,我会替你们争取市里的财政支持。”冯书记表示。

经过一条水渠,想要去到对岸,还有一定的距离,李林熙走在前头,在田埂上绕行。

“不要绕了。”冯书记一蓄劲,率先跨过去。其他人纷纷效仿。

距离不是问题。

李林熙的悟性是很不错的。

嘀的一声,秦根的信息跳了进来:“哥,菜品已经全部安排好了,我叔等会也会过来。”

“可以,但是不要太直接。我这边,已经提前为你做好预热了。”李林熙回了过去。

“你是我的亲哥哥!”

卧槽。差辈啦,你叔是我的哥哥。

堪堪六点,叁辆车驶入农家饭庄。在前坪上,已经停着一辆奥迪,赫然是县委书记秦秀的车子。

“嗯?老秦也过来了?”冯绍生问。李林熙表示不知道。

秦根毕恭毕敬地在门口迎接,“书记,市长,这就是那个很有乡情、有头脑的年轻人,他正在兴办旅游公司,整合旅游资源,准备大力发展乡村旅游。”李林熙介绍道。秦根满脸笑得是这么灿烂,一一握手。

“热烈欢迎各位领导光临指导!”他把大家直接领进了事先安排好的包厢。

落座以后,不多一会,秦秀就与陈小娟进来了。

“老秦啊,你培养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年轻干部,今天得好好敬你几杯酒。”冯绍生握着他的手说。

秦秀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,道:“你很不地道,兄弟。”

“这是怎么说?”冯书记一脸的懵然。

“你不但抢了我的地,还要走我的人,不是不地道?哈哈。”秦秀说完,哈哈笑了。

冯书记作为上级,也是哈哈一笑,轻轻松松地化解了他递过来的这一招:“这话说的,像受了老大的委屈、不情愿似的,你之前不是一直跟我在举荐小李嘛!?现在又惺惺相惜啦,看谁不地道,哈哈。”

市长也在旁边帮腔:“我们下午抓紧考察了产业基地和旅游项目,他的工作做得风生水起,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,现在缺的就是这样有思想、能做事的年轻干部啊!”

这话把秦秀听得是一脸的自豪。

“这位是……”冯书记指着陈小娟问道。

【作者***】:下节更精彩,《撕裂》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