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23章 龙头

字体:16+-

第23章 龙头

.《龙头》

话说秦根的家,的确在下街的尾部。那是二幢欧式风格的联体别墅,式样新颖别致,选材考究,装修豪华,有泳池,有楠木紫杉等名贵树种,据传闻,耗资逾千万。其品格在整个承阳的别墅群里头数一数二。反正,他一不在官二不在职的,用不着低调。独门大院,楼高五层,大气雄伟,占地面积宽大,是山门街这一脉地势上名副其实的发端和龙头。

秦根见到李林熙率领工作队、经过他的家门口,别提有多欢喜了,他早已在门口彬彬有礼地迎接,“书记大人亲率一众父母官,在工作之余,光临寒舍,实在是令陋室蓬荜生辉,令秦根感激涕零。”虽是礼节性的套话,却不那么酸人腮帮子,显得谦卑而有诚意。

李林熙应付二句,在大家的陪同下,走进屋来。他粗略观察了一下,室内比外观看上去更加精美而气派。一楼的中心,是一个挑高叁层的大厅,很是张扬,金碧辉煌。“据说,这一盏吊灯,是国外进口来的,价钱相当于别人的一栋房子了。”同行的人里,有知情的人窃窃私语;也有一些人因不屑与之结交、而退避叁舍。

“茶已经备好,书记请上座。”趁秦根谦让的当儿,李林熙思量了一下。他隐隐闻到菜羹香,显然,主人不是单单请喝茶那么简单,可能早已准备好酒菜,想到这一层,他禁不住暗暗叫苦。换作其他人没问题,他可是严令中午的工作餐禁止喝酒的。这事儿得谨慎对待,率先垂范,就必须想办法脱身。

心里打定主意,接下来就好说了,按照程序,奔着目标走就是,“今日第一次来认认门,叨扰了。现在是工作时间,不宜久留,我们喝喝茶就得走。“李林熙这样说,一表明自己的立场、二不让秦根难堪。秦根没有急躁,按牌路出牌:”书记,我早已耳闻您的作风,清正廉洁,我秦根实在是钦佩不已。不过,现在是十一点半,正是饭点,工作也已圆满告一段落。我早已备下了便饭,没有别的意思,纯粹为您接风洗尘,请您一定给个面子。“显然,秦根对眼前可能出现的局势,早已作了周密的预案,他这一番话,让李林熙觉得盛情难却,却之不恭。不过,政府办主任出身的他,岂会任由摆布,他有的是法子:”谢谢,谢谢,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。既然主人客气,盛情难却,这样,我们干脆就吃你二顿,好不好?我们分两拨,伍乡长和萧主任带队,带大家在这儿吃午饭,我回去值班,晚餐一定到。怎样,秦老板不怕被吃穷喝垮吧?“李林熙按照心里所想,打出对子。

秦根心里暗想,这新书记的确了不得,表现不俗,路数清白。他没以前那么严肃,拒人于千里之外,他这样安排下来,很有水平,于公、于私、于人都说得过去,真是上上之策。再说了,人家许诺晚上一定来,另有深意呢。晚上人少,更有利于自己沟通结交啊。此人终究不是池中物!他心里暗暗佩服不已!想想自己以前,被人拿住要害,被胁迫着,与他为敌,确实是昏了头!内心未免愧疚不已。眼前,只得这样依了,”哪里哪里,天天来家里吃饭,也欢迎之至。这样安排,再好不过,我一定听书记的旨意。“

李林熙通过几轮博弈,对对方的棋路和份量已了然于胸,他对秦根已经重新定位。嘿嘿,我正要找你呢!你小子自己碰上门来了,这不是瞌睡虫遇上懒枕头嘛!他心里灵光一闪,已是胸有成竹,不免暗自得意。

李林熙递个眼色给许君宁,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茶,道:”龙井。好茶。秦老板真是有心了。今天的工作,能够开展顺利,得亏秦老板也费了力。大家一定要放开,吃好,喝好,当做战斗任务来完成,千万别驳了人家的一番盛情。我就先失陪了,各位再见。“大家觉得,新来书记行事手段果然高明,落得皆大欢喜,欲出门相送之时,被李林熙摆手制止了。

李林熙和许君宁告辞出来,秦根热情地送出来了:”书记,咱就说好了,六点钟,我准时来乡政府接您。您放心好了,我会另有安排的,绝不让您为难。“李林熙口里答应着,觉得他的话不多,却点到了,还算不错。

李林熙与许君宁回到办公室,看见何芳也在,就说:“何主任,你怎么没留在秦根家里吃饭?”何芳一脸无奈的模样,说:“我得回来值班呀!您怎么回来了,不想吃他家的饭?”李林熙一笑,道:“错。我现在很期待他的晚餐呢。晚上,你跟我们一起去,别让我们喝醉了,找不到回家的路。”李林熙的回答,让何芳有点意外,她说:“真的?先天还唱对台戏,晚上就演叁结义啦?我咋不相信呢书记,逗我好玩吧您?”

“爱信不信,事实为证。”李林熙撂下一句话,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。他和许君宁得空,聊聊上午的事情,注意力落到昨天的会议精神上,这叁把火,让许君宁点头赞同。

李林熙心里舒坦,看见新装的防盗门,走近去,试试门锁,又敲打了几下,“不错。何芳办事还是很讲效率的,有执行力。贱内,为了安全起见,我准备把官帽椅搬过来,你认为怎么样。”他给许君宁重新泡上一杯茶,递过去。许君宁进了休息室,坐在榻上,笑着说:“好啊!安全无小事。晚上我就睡这里,双重保护,严防小贼。”李林熙哪里会允,冒出一句:“想屎吃,嫌屎臭。”许君宁很久才反应过来,原话是啥意思,追着他打:“咦!好恶心!我不想吃饭啦!”

午饭是在食堂吃的。因为秦根那边分流了大部分,这儿一共才几个人吃饭。等李林熙他们俩下来,饭菜已准备好,摆放在桌子上。显然,是何芳事先跟何小武打招呼了。菜品还算丰富,有鸡有鱼,有白薯、青菜,清清爽爽,不过许君宁觉得有点辣。李林熙让她喝点汤试试,是海带龙骨汤。谁知道,那如火如荼的辣劲,被汤的热劲一浇,火上浇油一般,辣得许君宁直跳起,何芳早已笑的前仰后合。李林熙赶紧起身,得想办法灭火啊!何芳找何小武要了一罐牛奶,插上吸管,小跑着递上来。许君宁接过来,不管叁七二十一,咕嘟咕嘟就猛灌。

像饿急了的娃。

“辣死宝宝啦!”许君宁好不容易等到辣劲过去,掏出纸巾擦眼泪,接下来就没再动筷子。李林熙跟她出了食堂,哭笑不得。可怜人家一京城公主,纡尊降贵,跟你来到这穷乡僻壤,吃不饱,睡不好,人家图啥。

“这么感动呢!这涕泗横流的,花容失色,下次不敢来了吧!”李林熙打趣道,心里很快就想好了行动方案。

许君宁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,理一理头发,忿忿道:“还来!咋不来!这点辣都吃不得,如何吃得苦!晚上我要吃虎皮辣椒!哼!”李林熙回头看着她,乐了,“知道什么叫活色生香吗?指的就是你的嘴唇,像猕猴的臀……”李林熙话没说完,许君宁的铁手带着凌厉的拳风,毫不容情地、直袭他的肩头,少校本色瞬间爆棚。

“这还了得!谋杀亲夫。”李林熙惊呼一声,一下闪开了,朝着大门小跑。

许君宁并没有追,喊道:“小贼,你逃往哪里!?”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