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28章 进身之阶

字体:16+-

第28章 进身之阶

8.《进身之阶》

对于开快车,许君宁绝不含糊。黄昏的景致,很壮美,红旗车在路上飞驰。她在松山高速口上了高速,一会儿就开到了风陵渡出口。“您好!十叁元”,收费员很客气。她没有多停留一秒钟,风驰电掣地开过连接线,就到了承阳大道。“二十五分钟,贱内,你真棒!这估计是史上最快的速度了。”李林熙坐在副驾驶座上,大为赞许。

李林熙顺路在风陵渡最熟悉的批发部下车,特意买了二箱秦秀书记最钟爱的飞天茅台,放在后备箱里。一万八千元,这一家大型批发部居然支持刷卡,年轻的老板见到李林熙,这是政府的大主顾,老熟人,加送了二包和天下香烟,二箱生榨椰子汁,一件纸巾。由于受到国家严格控制叁公消费和茅台酒厂塑化剂的影响,现在的5度飞天茅台,价格下跌到一千五一瓶。李林熙潇洒地付了款,指点着许君宁飞快地向目的地开去,准时到达了喜洋洋大酒店。

喜洋洋大酒店,现在是承阳县城唯一的四星级宾馆,是最高端的综合性酒店。楼高十五层,酒店装修豪华,金色的玻璃幕墙,是它的标志性风格。门口,是一个大转盘,显得空间开阔。地理位置独特,交通便利,这也在无形中大大提高了它的档次。酒店有两绝:高档酒席和总统套房,就凭这关键的两点,让喜洋洋在本地的酒店业,稳坐殿堂级别的头把交椅,没有哪一家可以比肩。

许君宁在保安人员的指导下泊好车,李林熙打开后备箱,吩咐负责接待的保安,把两箱茅台酒和一箱椰子汁,先送到将军府去。保安很利索,马上照办了。有句话说,会花钱的人总是很帅。李林熙不但帅气,还很大气。许君宁钦佩地看着李林熙,他们俩紧挨着,走进大厅。高挑而甜美的咨客热情地迎上来,“将军府。”李林熙简短地说。对于将军府,他略知一二。

“您往这边请。”咨客门儿清,他一报出包厢的名字,就知道他们是秦书记的客人,在接待的规格和态度上有一种微妙的异样。她走在旁边,礼貌地把他们引导到电梯。他们俩个,受到了大厅内各阶层的食客们的大批关注,“这男的好帅啊,气宇轩昂,从打扮和气质上看得出,应该是政府公职人员。旁边的女军人好威武,漂亮,透着一股英气。”这一路走来,像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,不单单是因为郎才女貌。

将军府在叁楼,是酒店里最大的包厢,位置隐秘,概不对外。因为是承阳的党政一把手、县委书记秦秀的特定包厢。

这就是社会上盛传的“圈子”。能够进入到这里的,自然而然,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。咨客穿着红色的旗袍,在透着尊荣非凡的一个大门口停下。门头上,挂着叁个字的铭牌,“将军府”,魏体,黛色字。既然是秦秀的专用包厢,自然必须首先体现出秦秀的个人风格。什么是门第观念,当然看位置与门风,即庶族与士族。门第观念的影响深远,无处不在,是等级社会的深刻反映。将军府的门第装潢,很费心思,可谓独具匠心,繁琐而遵循古典、庄严而不失内敛,还透着一股威严和霸气。咨客礼节性地敲了一下缅花实木的双开大门,徐徐地推开。

“秦书记,您的客人到了……祝您用餐愉快!”她彬彬有礼地悄然告退。李林熙买来的酒水,先他而到了,赫然摆放在墙边。

“老弟,来来来,我特意留了二个位置给你们,坐这边来……”秦秀坐在首席,对他起身相迎。他满脸的喜色,笑容可掬,泛着善意。这是李林熙第一次在大众场合受到了秦秀的热情招呼,跟以前大不一样,他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。昨晚的一个酒局,在一夜之间,让他被秦秀推崇并接纳,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进入了秦秀的核心圈子。

这还多亏了秦根呢。

“李书记,不,李叔,我昨晚输了,今天除了敬酒,还特意给您倒茶,以表敬意。”秦根抢先接话,他今日的神色表现得很特别,没了隔膜与客套,多了亲近和尊重。自家的亲叔叔叫他叫老弟,还等他开席呢!秦根像是把李林熙也当作了亲叔叔。

“你今天的气色蛮好嘛,不像昨晚那个醉猫的样子,哈哈。”李林熙暗暗感觉到变化,我才大你两叁岁吧,惭愧惭愧。

他的修为可不一般,很快进入、并适应了新的角色,一个令人瞩目、让人爽透顶的角色。

他的座位,还是昨晚一样,在秦秀的左边。通常,能够坐在这个核心位置的人,都是左膀右臂,与主人必有至亲至近的交情。他和许君宁泰然自若地走过去,与秦秀握手。秦秀与他右手相握,还用左手拍他肩头,俨然久别重逢的兄弟。在坐的人看在眼里,想在心里。

许君宁也感觉到了不同。李林熙没有多想,也容不得他多想。

“菜已经上齐了,酒也刚刚倒上,你既然到了,就开始吧!今天好好喝起。来,先敬大家。”秦秀没有坐下,直接举杯发动。他作为权力中心,绝对主导,向来说一不二。大家闻言,都积极响应,纷纷起身,伸手碰杯并一饮而尽。李林熙落坐以后,快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,他看到有叁扇关着的门,应该是休息室、接待室和个人办公室。这个大厅里,还有茶厅,有麻将房,书画台,盆花鲜艳,格调高雅。这一张红木大餐台,座无虚席。

“我们俩首先来走一个!老弟太客气,这儿还用你买什么酒水咯!回头让刘嘉把发票报给你。今天在坐的人,老弟应该基本上认识。我还是介绍一下为好。你先打通关吧。这是交通局唐应平局长。”秦秀首先跟他碰杯,然后用大而有力的手指引着,李林熙端杯走过去,身后有一个长相清秀的服务员端着酒瓶,默默紧跟着。坐在右边挨着秦根坐着的一个中年人,起身跟他握手、碰杯。

“李主任,你果然不是一般的能干。老板忍痛把你放到樟树乡,这环境一变,更受到老板的器重了,他刚刚还跟我们夸奖你,要我们向你学习咧!改天兄弟做东,提前约你,跟你切磋切磋,你可要赏脸噢。”他今天穿着浅蓝色体恤,戴着眼镜,气度不凡。可想而知,若是在他的地盘上,准是一个颐指气使、说一不二的角色。“哪里哪里。我这二两下水,谁不知道,也敢在你们大才面前称得上才华?是书记教导有方咧!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聚,今日被唐局这一番谬赞,弄得我有点难为情了,哈哈!哪天有空,放驾去樟树乡走走?”李林熙跟唐应平认识很久了,只是关系从来没有这样靠近过。他通过察言观色,推想着秦秀老哥应该跟他做了一番提前预热,山门街道整改的事情已经基本定下来了。这是大好事一桩。

“农委主任刘康,是刘嘉的亲叔叔呢,你们也认识吧?路灯安装什么的,他一句话。”紧挨着唐应平局长的位置,是刘康,他很清瘦,年纪跟李林熙相仿稍长,他可不是一般的刁,不过今日显得谦卑而有礼。

“刘嘉是自家人,老规矩,你们自由散打。她旁边,是小女秦小晴,她说,你们俩很熟?继续自由散打,哈哈!”秦小晴是县城的漂亮公主,她今天精心打扮过,只是看上去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。李林熙跟刘嘉碰了一杯,又跟秦小晴喝了一个,都不是一般的熟啊!

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个巾帼英雄,是李林熙的战友,也是女朋友,叫许君宁,北京来的。怎么样,漂亮的少校同志,敢不敢跟大家走一个?”秦秀还惦记着,这人在女人堆里数她能喝。

“应该要敬您、敬在坐各位的,但是今晚要开车呢。我后天就回北京了,若你们到北京,一定陪你们一醉方休如何,能不能用红酒代替?”再大的场面,许君宁又何曾怯过。只是,她在山门就跟李林熙商量过这事,她今晚不想再喝酒,极力推辞着。

“还开什么车咯!房已经替你们开好了。今天在这儿,老哥哥就给你们做主了,等会让刘嘉带你们俩去豪华套房,红榻玫瑰被,给你们圆房……大家说,喜洋洋有这么大的喜事,要不要好好干一个?哈哈!”将军府的气氛,一下子被主人秦秀挑得高涨起来,“要,必须要。”大家看着许君宁英武而不乏娇媚的俏模样,差点看呆,附和着起哄,纷纷赞美不已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