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41章 妖魔在人间

字体:16+-

第41章 妖魔在人间

线索是由李志勇提供的。

他告诉警察,从图片上看,嫌疑人可能是南山县刘店镇的刘小勇。因为都有武术爱好,他们曾经有过几面之缘。

承阳市公安局得到这条非常重要的线索,快速反应,把民警兵分几路,迅速出动。很快,各级公安部门经调查了解到实情。刘小勇,男,汉族,一九八四年五月出生,初中文化,户籍所在地南山县刘店镇天源村六组。刘店镇派出所反馈,这个人目前不在家。

根据掌握的资料得知,这个刘小勇,从小不爱读书,只喜欢武术。他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五年,分别在南山武术院和河南登封少林武术学校习武,有扎实的武术底子。

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,他应征入伍,在海军某部服役。退伍以后,跟随他的父母到广东务工,前不久回到南山的。

于是,民警通知其父母,迅速赶回南山,配合侦查,尽快采集他们的顿狈础与现场采集到的顿狈础进行比对,以利于精准锁定凶手。

李林熙作为当地政府的行政首脑,只有坚持坐镇,协调各方面的关系,给公安队伍提供各种工作便利,和有必要的支持。

只是,安排的日程被突然打乱了,心里郁郁。

李林熙抽空,又去了山门街上。今天,尽管流动客源突然增加了不少,各个店铺生意火爆,交易额也随之大增,施工还是没有停止,有条不紊地照常运行。

他找到了秦根,说:“辛苦你了,兄弟。”秦根正在监督铲车修筑街道边沿的工作面,见到李林熙,立即迎上来。他说:“我辛苦什么,这不,像玩儿一样。倒是辛苦了你,本来就是几头跑,现在又添了这个乱子,一下子多了百十号人,真够你忙的。”

“分内之事,也就这样。倒是你,又出钱又出力的,搞得我都有些过意不去,不好意思啦,兄弟!”李林熙知道,如果没有胡萝卜,就找不到追随者。如果失去了杀威棒,就再也没人服服帖帖。

这时候,何芳打来电话说,有记者要采访他。“来办公室坐吧,兄弟。我得走了,有记者采访。”李林熙别过秦根,回到乡政府。

办公室里,何芳正在接待承阳市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刘丽华。第一次在荧屏之下看到她,也不见得有什么过人之处嘛!

“你好!想不到党政一把手居然是一个大帅哥,年轻有为啊!”刘丽华今天穿一身天蓝色的运动装,素面朝天,脸上的微笑倒是可人。“第一次看见荧屏上走下来的大美女,果然惊为天人,只是太有仪式感。”他还是不免要客气一番。“怎样才没有仪式感?你是一个有趣的人。”这句话勾起刘丽华的谈兴。“瞧你这强大的阵容,还谈不上仪式感呀。生活中是不乏仪式感的,比如,爱情需要仪式感,但仪式感不一定要很盛大的场面,有一些属于两个人的小生动和小回忆,就足够。”李林熙灵机一动,说道。“嗯。不错,你是一个生动有趣的帅哥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刘丽华说。

李林熙心里有事,想早点结束采访活动,“别客气。大记者,你想报道一些什么?”他更关心采访内容。

“很简单,只有一个问题:作为当地政府官员,你对这个案件有什么看法。你可以先酝酿酝酿。”刘丽华说的简单问题,不知道难倒过多少人。

“这还需要酝酿什么。在我们樟树乡集中力量、大搞整改建设的时候,发生这样不幸的恶性事件,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关切。虽然凶手可能不是承阳县籍的,但是我们会代表政府,发动群众,配合警方,为案件的侦破提供最大的支持。”李林熙随口一说。

“嗯,非常好。方向明确,条理分明,目标感强!超强的应变能力,来自于冷静的思维和良好的修养。有大将风范,佩服佩服……李书记,你觉得,我们以什么为背景?”自己采访过很多干部,不是照本宣科就是官话连篇,一张官场脸。这个小伙子应答自如,信手拈来,可见,他有多好的综合素质。

“就以墙上的这一张蓝图吧,这是我请设计院的同学做出来的,是我们樟树乡的明天,你也可以顺便帮我们宣传一下。”嗯。蛮好。正式采访视频只用了几分钟,就顺利拍好了。

“谢谢,帅哥,晚上八点钟,收看我们承阳一台的焦点新闻吧!再见。”刘丽华留下了名片,边走边挥手。

她才走一会儿,秦根就过来了,李林熙起身相迎,泡茶,又递给他一盒李冬从国外带回来的精美的雪茄。

“兄弟好有品味!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雪茄。”秦根惊喜异常。

“漂亮只是外观。其实,它就是朱丽叶二号,也叫丘吉尔雪茄,全球第叁大品牌,口味温和,浪漫气息浓郁。”李林熙侃侃而谈。

“哇!我好荣幸!我们俩去我家喝酒吧,有獐子肉,特意来请你的。”秦根有些受宠若惊。

“中午喝什么酒!我这还有很多事情……”李林熙话还没说完,许君宁的电话打过来了。她说,已经安全到达。李林熙也说了一下这边发生的突发事件。“相公啊!你要认清自己所在的位置,要冷静对待,如果遇见歹徒,不要逞强好胜,毕竟,你是政府官员,不是公安人员。我舍不得你……”许君宁有点担忧。

“哦……你放心吧。秦根现在也在办公室,你要不要跟他说说话。”李林熙善意地提醒她,自己不方便说情话。

“那就算了吧,我正在车上呢。”许君宁说着,挂断了电话。

“我姐到了?”秦根问。“是的,刚到,现在汽车上呢……中午就一起在食堂吃吧?”李林熙一只手收拾文件,很随意的说。“嗯?这就是你跟我叔说的那二座牌坊?我看看。”秦根看到一张图纸,好奇地问。

“也是同学设计的,风格简约,返璞归真。我正在想,用石料还是预制件。”李林熙把简图递给他看。

“预制件当然要便宜很多……不过,石材更高端大气上档次,不怕风雨……我跟南山石材厂老板很熟,可以问问他,能不能给个赞助价。如果费用不太高,这个钱我出了吧。”秦根倒是实诚,爽快。

“行,你问问。如果收个二叁万成本价,可以考虑。如果你真有想法出钱赞助,我们会把你的名字刻上去:秦根全资捐建。万古千秋,再好不过……我让何芳再打印一张给你。”李林熙故作轻松地说着。

“有这等好事?那我不管多少钱都出啦!哈哈。”秦根万万没想到,自己居然做了一件功垂千秋的大好事。

“你看这,对联我都写好了:山外秀岳立万古,门前清江出承阳。横批,山门。与时俱进,怎么样?”李林熙对自己的文采,颇为得意。

“北有南山,南有大江,绝妙!”秦根赞道。

谁知道,妖魔并没闲着。

下午,传来了更恐怖的讯息。

正在民警全力侦查案件的时候,就在下午五点十分,南山县公安局接到岳云镇村民康某云的电话报警:

他的家中,有四个小孩惨被杀害。

案情就是命令。

南山县公安局接到电话,立刻派出刑侦队,赶赴现场。几乎是在同时,调查访问组的民警发现,在距案发现场约四公里有一独栋无人民居,突然冒起炊烟,引起民警的警觉。他们上前敲门后,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,手持匕首,突然从后门窜出,逃入南边的山林。

民警立即追击,并向指挥部报告。

据分析,凶犯极有可能会顺着山势,在今晚潜入樟树乡地界。

当天傍晚六点,在省公安厅的督导下,承阳市公安局“5·16”专案指挥部成立,承阳市公安局局长谢大庆、承阳县公安局局长王青、南山县公安局局长蒋先云,集聚樟树乡人民政府,同时调配五百余名警力,连夜投入战斗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