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50章 此人不是池中物

字体:16+-

第50章 此人不是池中物

“喝喝喝,刚刚吃午饭,现在才几点呀?!要保重身体,为人民服务,我的书记大人。”秦小晴见到酒局又要开场,急了,立即出言阻止。“这不老弟来了,心里高兴嘛!”秦秀赶紧分辨,生怕爱女再阻拦。

“难怪你天天喝酒,原来是因为有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女儿在身边一直守着,心里高兴哈!您就慢慢高兴着吧。他归我啦……今天下午。”秦小晴可不会再让父亲得逞,生生地把他的小苗头,活活掐死在萌芽状态。秦小晴说着,拉起李林熙就要往外走。

“去……哪?”李林熙有点懵,眼巴巴地望着秦秀。“还能去哪。陪我去选一个笔记本。”秦小晴见自己得逞了,喜不自禁。

“去吧去吧……咱晚上再喝。”秦秀把小晴自小当宝贝一样护着,惹不起她。若她的公主病犯起来,谁也没招。女儿几次叁番要他制造跟李林熙相处的机会,今日被她主动逮着了,他还能够咋滴,只能退让,颓然坐回到椅子上。李林熙也很无奈,拍了拍手里的一沓资料,交到秦秀手里,被拉着出门了,“哎呦,别拉这左手,疼。”

“妹妹,我给你当司机吧?”秦根喊着,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秦小晴的一句“你好好学习,争取进步”给堵回去了。

“傻孩子!此人不是池中物啊!”秦秀接过资料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出了门,叹道。

“不傻一次,怎么能显出聪明呢。”王珏见状,也只能呵呵。

秦小晴拉着李林熙,一直到电梯里才放手。她望着自己的战利品,嗲嗲地说:“苦情男生似的,怎么,跟我出来还觉得委屈了?”她说完,一脸俏媚地望着他。李林熙道:“怎么会,有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小侄女陪着,怕人家羡慕嫉妒恨。“他想着脱身之计,也想掐死她的小苗头。

秦小晴撒娇道:“你什么意思呀?谁是你的小侄女,你姓秦吗?才比我大几岁,就算是,你敢抱抱这漂亮又可爱的小侄女吗,你敢吗?”说着,就昂首挺胸地往前凑。“女大不中留啊!”李林熙没辙,只能退到电梯一角。

出了电梯,秦小晴只管往前走,像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,后面押着她的俘虏。她一直走到自己的大众甲壳虫前面,开门上车。李林熙乖乖地坐到副驾驶座,像犯错的小学生。旁边,就是那望而生畏的小老师。

其实,秦小晴今天是挺漂亮的。穿着一套乳白的西式中褛,脸蛋几近透明,散发着小女生的青春光晕,吹弹可破。

车内香气四溢,李林熙系好安全带,捆住心里的小野兽。

车子轻巧地窜了出去,却是往承阳市区的方向。

“小侄女,我们这是去哪?”李林熙笑着问。

“去伊甸园呀!”秦小晴侧脸看着他。李林熙目不斜视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好在,车子才上了承阳大道,就拐弯了,驶入了帝苑宾馆。这儿跟很多小县城一样,明明是天高皇帝远,却很喜欢用皇呀帝呀御呀,这些字,体现出对权力的膜拜。帝苑宾馆原来是园林处的所在,里面环境优雅,林木葱茏,闹中取静,终究,离皇帝还有几十万光年呢。

“你带我到宾馆干嘛?”李林熙想问,又咽了回去,终究,没有问出来。嫁狗随狗吧,还能咋样,没得选择。

好在,车子没在宾馆大厅前面停下,而是径直驶过一个敞开的铁门,开往绿荫的深处,最终在一个亲水平台前慢慢停住了。

“好大的一个园子。”李林熙看了一圈,赞道。他还真不知道,县城里还有这样的一个所在。

“绅士一点好不,先生,帮我拿包。”秦小晴从后面追上来。李林熙回头看看来路,再望望前方,置身于这让人沉醉的悠远意境当中,宠辱皆忘,不知归路,恍惚间,如同梦里一般。他驻足看景,接过她递过的精致的尝痴,拎在手里。秦小晴倒是乖巧,立马用手揽着了他的胳膊,拉住他,两个人在远离人海的石子路上慢慢走着。他们俩都没说话,各自在心里忐忑地酝酿着什么。

转过一座假山,是一个九曲回廊,亭台楼阁,尽收眼底。现在是农历四月底,春花荼蘼,夏花未开,不过走在这如画的景里,心情已经很美丽啦!

“我们坐坐吧,先生?”秦小晴看到一个临水的亭子,终于开口说话。李林熙依了她,掏出纸巾,把原木的长凳擦干净,一起坐下。

坐了下来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李林熙看着曲栏斗拱,欣赏园林之美。他暗暗发现,秦小晴跟自己挨得很近,还很自然地把头枕在他的右肩上。

“为什么不回我信息?”秦小晴打破了宁静,她的声音,很是温柔。“什么信息?”李林熙费力地扼住心猿意马,因为这儿没看到垃圾桶,在手心里攥住的纸团,已捏出汗来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听得出,秦小晴的声音有些飘。

“谢谢!”李林熙答道,他尽量表现出安之若素的神态。其实,心里的二个叫作矛盾的小人儿,缠斗得难分难解。

“我是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。”他听到她的声音,有点颤音。初恋这件小事,往往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。

“日暮空山独惆怅,不知又隔几重云?“他不好回答,吐出二句古诗来。

”没有隔阂,就在身旁呢……这是戴复古的诗。”秦小晴身形不动,估计是怕他看见自己的羞涩。

“我们俩,不合适,小晴。”李林熙打算直来直去,让她明白事理,打消这个念头。

“那天在将军府,休息室,你答应,对我好。我一直在心里揣着呢……不写情词不写诗,一方素帕寄心知。“秦小晴悠悠而语。

”这是明朝山歌,你居然也会?“李林熙很觉意外,欲把她的脸挪过来看,那脸庞,已烫手。

“我会的东西多了……你以为我是绣花枕头吗?”秦小晴把脸埋到他的怀里。

“不……”温香于怀,他是李林熙,毕竟不是柳下惠。

“你瞧不上我吗?我配不上你吗?你以为我真的有公主病吗……如果你是为了我父亲,为了前途,而与我虚与委蛇,我会从此怀疑爱情,也一定、一定会恨你……一辈子。”秦小晴的言语轻轻,却有连环的技巧,犹如十几把雪白的利刃,一直向他飞过来,直抵李林熙的心尖。

她要梭哈?!李林熙已经体会到、她孤注一掷的份量。

他在心里犹豫着。一个周天,二个周天……她这一个招式,太凌厉了,快如闪电,慢如柔风;重如山,轻如绵,让李林熙避无可避,躲也不是,接也不是,虎父无犬女呀!

李林熙惊出一身冷汗,他已看到无数道幻影,形状色彩各异,泥沙俱下,向他排山倒海而来。

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啊!

忽然,秦小晴扬起俏脸,看着他,起身骑坐在他的腿上,像所有情侣一样,面对面。她揽着他的双肩,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还停留了几秒钟,这样的执着。“这是我的初吻。”她说完,而后到脸颊,下巴,鼻子,最后停留在他的眼睑上。

闻风丧胆的拖刀计!一刀致命。

“小晴,你是一个好姑娘,俊美,知性,各个方面的综合实力都非常强……我李林熙如能娶你为妻,心满意足了,这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!”命悬一线之际,李林熙似乎顿时大彻大悟。

“但是,你必须答应,给我叁个月时间。从今天算起……除非,你等不起。”只见他没有闪避,反而抱紧了秦小晴,近距离地盯着她的眼神,寻找着自己想要的肯定的答案。

“我……答应。”秦小晴最终同意了。

“好!请天地为证,这是我们俩的婚约:以叁个月为期,我李林熙除了二个条件不娶你,一是我不在这世上,二是,我已成婚。否则,誓不为人!请你在这叁个月之内,保守这个属于我们俩的秘密。”噢!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云梦玄掌。

“君子一言。”击掌。

“驷马难追!”庆贺。

李林熙和秦小晴一释怀,就忘情地坠到一条河里,任由身躯、一直沉下去。秦小晴第一次感觉到,亲与吻,是这样销魂,那一双手传过来的电流,如此蚀骨。

初尝甘露花蜜,自是无比美妙。

良久,秦小晴从李林熙的腿上站起身,这活色生香的俏丽的脸蛋上,早已粉妆玉琢。

她指着长亭外,道:“你看这一株龙爪槐,造型真别致,像不像你呀?我的先生。”

【作者***】:为了更添一份耐读性,这个章节,构思了一个周末。希望读友们喜欢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