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场沉浮

第7章 《女魔头1》

字体:16+-

第7章 女魔头1

施主太唐突了。

这是一个不那么可恨、狂妄而有心机的家伙。

李林熙慌忙地挂断了秦根的电话,随手把手机放到桌面上。

他跟大家说自己的看法,“这小子,罗里罗嗦,七里八里地,果然是滚刀肉,名不虚传。看上去,拿得起也放得下,还工于心计,难怪,一路走得顺风顺水的。他这套路使的,可以讲,承转启合、环环相扣呀。至少,比他刚刚在楼下导演的那蹩脚戏码,有料、精彩多了,是吧。“

许君宁的心思,似乎没跟他们搅合在一起。

她看着手里的瓷杯,把素雅的国画兰,转过来,转过去,出神。

这是一个内外兼修的女子。

李林熙被她的安宁状态所感染,暗暗庆幸,好险。

七年之前,她就知道李冬的存在,对李林熙的情感经历了如指掌。

因为脉络清晰,结构简单呗。

也许,她在内心想,下一步该怎么走。七年,一路走来,真不容易,打鬼子都快胜利了。

“从电话里的对话来看,秦根没有恶意,也没什么进一步的行动。”李林熙想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现在可以判断,秦根并没有新一轮的递招,起码目前还未生成。他多次搬出他叔叔来压阵,听上去、似乎在求和,化解矛盾。

交手过后,彼此心知肚明,他应该不会再整什么坏心思。修好,对大家都有益。只是,他后来越说越远了,还美国,还英国,这小子不会是成心的吧。

你再讲下去,貌似要坏菜。

他看着大家,又偷看了一眼许君宁。

李林熙心里继续庆幸,幸亏没有像伍小元那样开免提呀。

不过,这个女军头,她的顺风耳,有没有听到一些只言片语、或者某个关键部分呢?

难说。

“以后再说吧,我等会要去东林村看看……李所长,何主任,你们刚刚听到什么了吗,我只听到谁谁轰动了十里八乡。”伍小元说着。

你什么意思,李林熙挥拳打去。

他哈哈大笑,一边挥出手招架,一边落荒而逃。

“我没听到,不能乱讲的。不过,我听到李冬这个名字,还有二个国家,美国,英国……有中国国籍啊,我还特意查了……”

李汉闵哈哈笑着,也夺门而出。

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这时候给俺上眼药了,原来你这李汉闵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“滚,滚滚滚……”

李林熙哪里还能够保持从容地,容得下他们两个这一唱一和的有意使坏?这个时候,再不能让他们再添乱了。他急不可耐把他们都推出去。

这不能客气。

“哈哈哈!”

何芳走在最后。她没说什么,却随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。

“何主任,你关门干嘛?开着。透气。”

李林熙马上去拉开门。透气呗。

开开门返过身来,他还特意又瞄了许君宁一眼。

他看到,很有内涵的一瞥,诡异的一瞥!

不过,她马上又收回去了。

此刻的许君宁同志,像一条机灵的游鱼,迅即离开水面,潜入深潭,谁也不知道她心间的鱼儿在干什么。看上去,水波不兴,波澜不惊。

也许,胸有雷霆万钧、而不动一分神色。本少校的修为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女人心,海底针。

真理。李林熙感觉到,这一帮鳖孙,已然坏了他的事了。

虽是那半秒的一瞥,却已心惊,肉也跳。

他赶紧给自己打圆场:”敢情这些人都是坏人堆里选拔出来的人间精灵呐?”

哈哈!他晓得,这自嘲的手法,没啥语言技术。

将就着用呗。

起码来讲,总比低头受罚好。

没人接茬。没有共鸣。

沉吟了半刻,他又忽然冒出奇怪的一句:

”敢情,我自告奋勇地选择回到家乡主政、真是自不量力?是不明智的?当初,跟你留在北京就好了,相公好悔呀!“

救场术。转移注意力呗。

可是,人家仍然懒得接他的茬。二秒钟的漠视。

“新来的书记,有二个老婆!”

马上,这个不需要走路的小道消息、会插上轻巧的翅膀,在家乡的热土地上,翩翩飞舞。

他晓得。

奈何也。

天地良心。本公子虽然才貌盖世,虽然年届叁十,然而,至今还是正儿八经的未婚男好不,还没有跟哪个女孩发生什么关系。

千真万确。

所以,战友们碰面的场合,总有那么一部分人,喜欢拿这事儿打趣:

”您今天破了吗?“而不是问,你吃过了吗。

”但凡高人,必定脱俗。他呀,练童子功呗。还是源远流长、祖传的。“

说的是他的伯伯,师父。

防人之口,甚于防川。唉,何其难也!

反正,本公子未婚,想啥时候找就啥时候找,爱找谁就找谁。你管。吃瓜群众们、如果喜欢嚼舌根就用力嚼好了,最好咬破唇肉。

有些事情,无须掩盖。老话说,欲盖弥彰呢。

“嘿嘿!我们晚上还去老地方吃饭?”李林熙对着许君宁傻笑。

她之前来的几次,必去“云记”湘菜馆。许君宁喜欢那儿的装修格调,和口味。

此时,她没吱声。这女子,那一脸的严肃样儿,猜不出是啥心思。

李林熙想出一妙招,拿出数码相机,对她咔嚓咔嚓。

拍吧拍吧。

反正人家无视。无视他的伎俩,无视他故意做出的夸张动作。

人家把你当做空气啦!无色无味亦无形。

“我要把这些照片冲洗出来,挂在客厅的照片墙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斯夫难料啊!

这时,他的电话铃声又响起。

及时雨啊!

李林熙一乐,“孙膑将军来救场也”,他像挣扎了许久、好不容易捞着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,立即抓起了电话。一看,”秦书记“仨字。来电是县委书记秦秀的电话。

“您好!书记,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呢。您有什么指示?”

啥及时雨啊?

简直是**雨霏霏:“小李子,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,我等你。”

十六个字。像小令,简单又明了。

噢买糕得。

这是”茅屋为秋风所破歌“呀。

又是一场地震!

李林熙似乎可以看见,他的老上司、县委书记秦秀,在那里声色俱厉地责问他。

马上?五十多公里呐。

“他在等着”。可见事情之紧急。也没有推诿的余地。

咋整。什么好事又不方便在电话里说。

“好的。下班前赶到。”他挂断电话,失望取代了刚刚的高兴劲儿。满腹狐疑,没摸到个子丑寅卯。

对。秦根的事呗!

这节奏,这节点,应该是。

叔侄俩都这样,有时特喜欢忽视别人的想法,表现出不是一般的强势,懒得留给别人太多的选项。

李林熙是这样判断的:

我又不是什么常委,就算有其它急事、也不需要非得找小小的我,来征求意见吧?既然如此,从他把我的电话号码即时给了秦根这个小举动、就可以推断出来,他们两个人之间,有一个牢不可破的联动机制,形成了天衣无缝的闭环。

”八成是秦根的事。“何以解嘲?唯有自言自语。

水来土掩。本相公今日还没怎么滴呢!

眼瞅着这事儿,好戏连台呀。环环相扣,莫非,他那里还隐藏有另外一个精美绝伦的一环。

这还不够乱吗,到底会有个什么局面,在那儿撒网以待地等着他呢?

今儿个是怎么了。

他又看了许君宁一眼。

“许氏,我们是现在走,还是先休息一会儿?”

“去哪。飞英国?”

“许氏。啥意思。”

他好似被钉子扎到了屁股。

再无应答。貌似已不在服务区。

果然有麻烦。

她守住自己的心神。只是不知道,内里是风光旖旎,还是波澜壮阔。

这少校“许氏”,看了七年,百看不腻,真的很漂亮。浓眉,不怒自威。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是一扇心窗,关住了一汪清澈明净的春水,纤尘不染,照得见素雅的灵魂。形容她的词很多,端庄,纯粹,气质,白净,刚毅,知性,从容,沉静,等等等等。想追她的人也很多,真要超过她手底下的兵员总数了。毫不夸张。因为她是那一帮兵娃娃的女神。

真是一尊女神。

这一身红装,严谨的制式军服,工工整整,连一个随心和大意的褶皱,都看不到。

关键的关键是,她不出声。

只用明眸屠心。

李林熙暗暗叫苦。

他触景生情似的,想到仇远的一句旷世名句,写的也是那个妙:

水明知月上,木落见梅尊。

水明月上吧,木落梅尊吧。都是不出声的雅致。这时候,适合遇菩提。

威严也,神圣也,本少校丝毫不可犯。()